日志
还没有人丢纸条儿

十二个男人

十二个男人为你倾倒
一些站在山岗 一些站在山脚

在土里种花 捧着果实 向着大海跑
握着画笔 红房子站起来了 草原上炊烟渺渺
有一个牧场 里面跑满了小猫
露宿街头 喝一口酸啤酒 抽地上捡的烟头
不会说话 眼睛里有今天的雨水 和明天的土地

你深爱的这十二个男人啊
长着云雾的翅膀 如今是远星 看不清棱角

日志
还没有人丢纸条儿

离开图尔穆思

Turtle Balloon

你越来越不喜欢这里。这个他们把你送来的世界。是时候该离开,早应该离开了。可是你只能在原地坐或者跳,飞船没来,等不来。那边的世界没有你,而你在这个被隔绝的空间里,呼吸也如游丝般微弱。你想写下、或者唱出你的感觉,流泪或者沉默,也都是你的表达。

这一天好长,你的心口尝到了五味。你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想离开这里。四百年,你还是个外来者和被隔绝的人。你记忆的最下一层,是一层没有除菌的酸奶酪。原来你从来无法习惯这里的任何一条光线,而这片灰土里生出的青枝,你也从不知道它叫什么名字。你应该给它命个名,可是你不能,因为你早已丧失了自己的语言。墨晕染在水里,目的地已经消逝不见,模模糊糊的,你好想念有羊 … [阅读全文]

日志
还没有人丢纸条儿

石澳

摄于石澳,6月27日。

摄于 石澳  6月27日  2013

上次去了石澳,那是我在香港见过最美的地方。

那天我在向着烈日的山顶上,一块大石上晒我的脚丫。然在岛的另一边,堤案的桥洞下,泡着脚,看小鱼游过。一个健康的女人在不远水中央站着,卷着裤脚,专注着水中她的宝贝。

太阳在我脸上融化,风在然的脚边淌过。现在回忆起来,仍旧好美。

日志
还没有人丢纸条儿

缘缘小西湾

然儿的工作正式结束了。说结束了,是因为他们杂志停刊了,编辑部都解散了。一年,然已经不知不觉的工作了一年。2012年6月到现在。

回忆去年此时,我们在这个陌生的地方刚住下。香港岛的东边上,有个好听的名字“小西湾”,我们住的小区取了个江南姑娘的名字——“晓翠”。找房子的时候,听到这些名字,我们就欢喜。房东是个中年的女天主教徒,磨磨蹭蹭不愿意租给我们。担心我们付不起房租,担心我们不守信誉。然儿生气了和她理论了半天。房子不大只有四十个平方左右,而且楼层低晒不到太阳,但是离然的公司只有十分钟步行的距离,是我们看到的房子里面最好的,而九千元一个月的房租也着实让我们考虑了一会。不过最后还是立刻租下 … [阅读全文]

日志
还没有人丢纸条儿

乳房乳房

转载自人人网公共主页:“女儿你好我是你爸”。听85后超级奶爸给女儿讲故事,讲她出生的故事,讲她爸妈的故事,讲她爸妈生活的这个时代的故事。

女儿你好,今天老爸想给你讲讲乳房的故事。你可以读懂这篇文章时,你的乳房也应该发育起来了。如果你看不懂,或者还没发育,留着晚一点再看。

你刚活了五天,是没有乳房的,各种裸奔无压力。但你妈就不一样了,她的乳房不高兴。

五天前,你妈生你的时候,发现宫缩很疼,但分娩完成后也就不疼了。现在,她已经开始了哺乳,才发现哺乳这件事堪比宫缩。看你妈喂奶喂到第二天的时候,我不禁摸了摸自己的胸部,还揪了揪自己的乳头,想象了一下那种拔根而出的痛苦,很遗憾,我既不能 … [阅读全文]

日志
还没有人丢纸条儿

蜀地归来

高原上的原始森林里很干净,没有热带的那么多蚊虫,摸一摸,踩一踩,一待就是半天。

从四川回来了。去了9天。大半年没出过远门了,所以一直特别期待这次旅行。去之前做了详细的攻略,一页页画在我的“葵花宝典”里面。因为担心雅安的地震影响交通,还怕高原反应大,所以放弃了四姑娘山,临时改成了九寨沟。九天里的行程是成都-青城后山-九寨沟。一路上辛苦的体验是在青城后山负重赶路,走的腿都木了;新鲜的感受是在九寨沟的原始森林中呼吸,探索,太喜欢了,好安静,清新。和新朋友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