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还没有人丢纸条儿

站在夜里的树

By 森友治

By 森友治

于是,我又回来了。回到这里。有些事情,要有个交代。我是个喜欢放弃,善变又喜新厌旧的人。很多事情,我都难以坚持。这次回来算是给自己多一次机会,告诉自己,这次要善始善终,你可以做到。

开学来,我开始很多尝试。学英语,规划未来。对周围遇见的新朋友、重新认识的旧朋友,都热情和主动。对我来说,这些事情都是自己逼自己去做的,也许以前并不是这样,我想真的是年龄的增长,原来自己的一些特质正在慢慢的黯淡。上课的时间不多,事情却是做不完。忙碌是我学不会的语言。好多事情摆在面前的时候,我就会发呆,大脑一片空白,忘记要去做什么。提醒自己写下来,一件一件逼着自己做。我感到我和然的感情在发生变化。以前我会时时刻刻想和他在一起,即使发呆,有个伴的感觉是我贪恋的。但是现在我却喜欢独处的时间。甚至对我来说,看独处的时间更为宝贵。不知道是不是一个人或者两个人习惯了,和其他朋友相处,如果说了很多话,我就会心跳的很快,有点体力透支,有种社交压力的感觉。这感觉像那句「他们的喉咙,是敞开的坟墓」(诗篇5:9)。可能这也让我喜欢独处的时间,因为很安宁。

神学楼旁边的停车场上有两棵优雅的树。站在不同的山头上,远远的,高高的,舒展的。每次我走过的时候,就会撞见它们,看见它们的时候我就很忍不住,眼睛离不开它们的美。它们是我的爱人。有时候在晚上睡不着的时候,我看见风和它们跳舞。那漫天飞来的叶子,抚平了我焦躁、不安的气息。

秋天了,这是我喜欢的季节。

日志
还没有人丢纸条儿

十二个男人

十二个男人为你倾倒
一些站在山岗 一些站在山脚

在土里种花 捧着果实 向着大海跑
握着画笔 红房子站起来了 草原上炊烟渺渺
有一个牧场 里面跑满了小猫
露宿街头 喝一口酸啤酒 抽地上捡的烟头
不会说话 眼睛里有今天的雨水 和明天的土地

你深爱的这十二个男人啊
长着云雾的翅膀 如今是远星 看不清棱角

日志
还没有人丢纸条儿

离开图尔穆思

Turtle Balloon

你越来越不喜欢这里。这个他们把你送来的世界。是时候该离开,早应该离开了。可是你只能在原地坐或者跳,飞船没来,等不来。那边的世界没有你,而你在这个被隔绝的空间里,呼吸也如游丝般微弱。你想写下、或者唱出你的感觉,流泪或者沉默,也都是你的表达。

这一天好长,你的心口尝到了五味。你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想离开这里。四百年,你还是个外来者和被隔绝的人。你记忆的最下一层,是一层没有除菌的酸奶酪。原来你从来无法习惯这里的任何一条光线,而这片灰土里生出的青枝,你也从不知道它叫什么名字。你应该给它命个名,可是你不能,因为你早已丧失了自己的语言。墨晕染在水里,目的地已经消逝不见,模模糊糊的,你好想念有羊有跳蚤、软软的草原。

日志
还没有人丢纸条儿

石澳

摄于石澳,6月27日。

摄于 石澳  6月27日  2013

上次去了石澳,那是我在香港见过最美的地方。

那天我在向着烈日的山顶上,一块大石上晒我的脚丫。然在岛的另一边,堤案的桥洞下,泡着脚,看小鱼游过。一个健康的女人在不远水中央站着,卷着裤脚,专注着水中她的宝贝。

太阳在我脸上融化,风在然的脚边淌过。现在回忆起来,仍旧好美。

日志
还没有人丢纸条儿

这里 (二)

高行健 宁静(La sérénité 2011 indian ink on canvas)

高行健 宁静(La sérénité 2011 indian ink on canvas)

没有见过
狮子
也没有见过
四季

空气
你不曾闻过
宁静
你也不曾听过

疼痛
肉体的温度
记忆
没有过去

现在
一阵阵心跳

合眼
不见黑夜
不见天明

(下面还改了一个版本,喜欢上面这个版本稍多。)

你没有见过狮子的咆哮
也没有见过轮回的四季
你不曾闻过空气的清香
安静也不曾是耳中的声音

记忆里 你没有过去
现在是一阵阵 心跳
合上眼 看不见黑夜
明天也不会降临

日志
还没有人丢纸条儿

缘缘小西湾

然儿的工作正式结束了。说结束了,是因为他们杂志停刊了,编辑部都解散了。一年,然已经不知不觉的工作了一年。2012年6月到现在。

回忆去年此时,我们在这个陌生的地方刚住下。香港岛的东边上,有个好听的名字“小西湾”,我们住的小区取了个江南姑娘的名字——“晓翠”。找房子的时候,听到这些名字,我们就欢喜。房东是个中年的女天主教徒,磨磨蹭蹭不愿意租给我们。担心我们付不起房租,担心我们不守信誉。然儿生气了和她理论了半天。房子不大只有四十个平方左右,而且楼层低晒不到太阳,但是离然的公司只有十分钟步行的距离,是我们看到的房子里面最好的,而九千元一个月的房租也着实让我们考虑了一会。不过最后还是立刻租下,十来天的找房经验告诉我们,合适的住处不好找,一时的犹豫就会真的错过。果不其然,租下房子的第二天,有个买家出了个好价钱要买这处房产,房东甚至愿意赔我们一个月的房租来解除和我们签下的合约。时隔只有一个晚上。一夜之间就可以拿到九千,代价是我们放弃这里重新找别处。我们又是考虑了一会,最后还是坦然地拒绝了房东的提议。我们想有个合适的栖身之地,开始我和然一段新生活,钱却是换不来的。这番经历仿佛是上帝给我们的一个考验,一件真正宝贵的礼物被打开之前,可能总会有些其他的诱惑。 [阅读全文]

日志
还没有人丢纸条儿

乳房乳房

转载自人人网公共主页:“女儿你好我是你爸”。听85后超级奶爸给女儿讲故事,讲她出生的故事,讲她爸妈的故事,讲她爸妈生活的这个时代的故事。

女儿你好,今天老爸想给你讲讲乳房的故事。你可以读懂这篇文章时,你的乳房也应该发育起来了。如果你看不懂,或者还没发育,留着晚一点再看。

你刚活了五天,是没有乳房的,各种裸奔无压力。但你妈就不一样了,她的乳房不高兴。

五天前,你妈生你的时候,发现宫缩很疼,但分娩完成后也就不疼了。现在,她已经开始了哺乳,才发现哺乳这件事堪比宫缩。看你妈喂奶喂到第二天的时候,我不禁摸了摸自己的胸部,还揪了揪自己的乳头,想象了一下那种拔根而出的痛苦,很遗憾,我既不能代替也不能体会到她的奶疼。我能做的,依然还是记录和讲述。

让我们先把话题稍微扯远一点,从你爸妈还在谈恋爱时说起。

我一般不把乳房叫乳房,而是叫胸部。从我们谈恋爱到你妈怀上你之间,你妈的胸部和她优秀的学习成绩比翼齐飞,永远是A。如果她躺平,和你爸那也是不分伯仲的。有时她的胸部显得和平时不一样,我不好意思深问,后来随着我们关系的进展,才明白原来胸罩并不是一个护具而是一个器具。每个月都有五到七天时间,她的胸部不靠胸罩也能变得不一样,那是你爸既高兴又不高兴的五到七天。有一次我和她探讨这个话题,她突然发难,问我:“你以前的女朋友们胸都是多大的?”我当时想抽死自己的心都有,怎么把话题引到这里了。这个时候我必须快速作答,不能有迟疑,我立刻说出实话:“她们也都是A……“我本是求一个速死,想不到你妈得意地笑了起来,龙颜大悦了好几天。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