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已经有 6 张纸条儿了

Up with Temple:支持我的环球公益旅行

于要写这篇筹款的日志了。从嚷嚷着要筹款已经几个月过去了。前段时间 请朋友们来帮我做公测,很多朋友通过不同的途径给我留言,鼓励我,认真的给我意见,真的感谢!你们的驻足停留与我对话,给我很大的鼓励,也让我有信心一点一点继续尝试。

为了把这个私人的博客,变成一个更好展示自己的公共平台,我重新设计了博客,也将文章重新分类,还申请了 [tippy title=”微信公众号”][/tippy](或者在微信中搜索:miaoinneverland)。想来年踏上义工旅行时,可以有一个自己的平台,即时的记录和传播,更好地积累、整理和反思。

关于这个新博客,我想介绍一下。博客的名字是「庙」,来自我的英 … [阅读全文]

日志
还没有人丢纸条儿

灶君庙街的风景

CD

不知不觉,来成都已经两个多月了,搬来新的住处也已经快一个月。我一向喜欢住进一个陌生的地方,然后深入那里的生活,慢慢的发现其中的风景。那些风景不是旅游画册里面的名胜古迹,也不是都市名片上的繁华街区。那些风景是只有当你卸下防备的外壳,当你走路时渐渐不用在低头看手机,查百度地图,当你知道要去哪里吃饭,去哪里散步的时候,一个城市的风景才会慢慢地向你打开。 … [阅读全文]

日志
已经有 18 张纸条儿了

帮我做个公测吧!

博客已经写了八年。从06年,那时我大学二年级。从最早的 迪派克 上写,到后来的独立博客,现在这是第三个博客。谢谢自学成才的男盆友帮我倾情搭建!去年,我用了几个月的时间,把大部分过往的日志都搬了过来,就在这里驻扎下来了。八年来,写博客的人越来越少,而我也从一天一篇,变成了一个月一篇的写,但是终归还是坚持在这片自留地上耕耘。我喜欢这里的安安静静,可以自言自语,可以当做一种反省也可以当做一种自我表达。创作和记录,放上自己的摄影,放上自己写的小诗,亦或者只是琐碎的生活,一点一点就看到自己生命的轨迹。这么多年来,我已经非常习惯在网络上写作,甚至不能不写。但是这种没有读者的写作,渐渐地变成了不再为读者而写 … [阅读全文]

日志
还没有人丢纸条儿

I’m on the way!

因为要做简历,翻出来几年前的版本修修改改,添加一些新内容。审视自己读神学以来的几年,各方面都实在没有什么突破。不禁内心不安,简直觉得自己要被时代抛弃。这个星期又是暗黑的电脑前一周。努力赶着实习报告,也忙着参与教会的活动,时不时中间还要插播一个分享。对我来讲,这些分享对我都有压力。读书久了就是认识到自己不知道的东西太多了,于是什么都不敢轻易发表看法。再加上读的也不好,很多东西是一知半解,还有一些是知道也不会表达。这样对很多问题、别人的观点我不敢轻易的回应。总想着说话做事都要做好一番调查才好。再加上自己本身是个怕出错的性格,于是每次的分享我都搞的自己很累。有时候还白费功夫。把知道的东西写下来是一个进阶,而把写出来的表达出来又是一个进阶。我想,这是一个过程,我得面对这种胆怯,也要努力的去锻炼自己去写和去表达。 … [阅读全文]

日志
还没有人丢纸条儿

渴望

终于把论文交出去了。下面是一场视频答辩。

自己的状态应该是悬在半空的。一场又一场的意识形态,现在没有一种能提得起我的兴趣。

宗教的漂亮的思想。我听得够。穿梭在一个又一个的祷告会,同工会,晨更,团契,可是却让我越来越看不清。每个人口中都有神,每个人都在闭着眼睛祈祷,每个人都在渴慕,可是我却觉得祂离我好远好远。我没有表情的面对一幕一幕,充满了陌生和怀疑。我常常想,这是不是我对人要求太高了,自己站在一个自以为是的制高点。

写完论文,我就开始一轮疯狂的网购。我觉得我应该写下来,记录这种空虚的绝望的行为。用消费和物质填满生活和内心。我挥霍着看不见的数字,换来短暂的沉溺和之后还急促的心跳 … [阅读全文]

日志
还没有人丢纸条儿

一个月没看书

一个月没看书了。或者不止一个月了。日子就混混过去了,快的擦过皮肤,烧起了火。想做的事情要做的事情都太多,可是真做的很少,很缓慢。我应该飞速的开始写我的论文,因为月底要去台湾,而下个月中就要去成都了。

对智慧手机的使用,真的改变了我很多。像饮者老师所说的online 24hours。这让人总下不了线,看的东西多但是杂,随时在接触新鲜事物,但是却鲜有深入,甚至不能深入。随时被打扰,疲劳而且浮躁。上礼拜四,我去玩了陶泥。一个美国艺术家来教我们如何启发创意思维。她叫Anita Feng,她是做佛教禅宗的陶泥艺术家。课堂很有趣。她让我们不可以对任何人的作品发表任何评论,作者对作品不做任何解释。说是 … [阅读全文]

日志
已经有 2 张纸条儿了

有了你

I kissed a girl

前段时间想写点东西,遇见了个名字,没有遇见内容。那个名字叫做「旧梦不须记」。

今天遇见了个名字叫「有了你」。我想也许能写出来了。

昨天晚上在旺角的街上逛,看见很多香港大叔在街头卖唱放歌。好多个场子,每个场子都围着一圈圈人。有个场子唱一首粤语劲歌,围观的男人挤在最前面跟着歌者合唱,甚至有一个中年男人在伴舞,跳的很带劲,和着节奏指来指去,仿佛置身80年代香港,那个粤语流行歌曲最炫目的时空。我真是羡慕,因为我到四十岁的时候怕是也没有这样的潇洒。

最近自己也最喜欢听那些歌曲。虾米的歌单,有时候蹦出来一首八十年代粤语流行,我就会特别沉静下来,情感如小溪,悠远的流淌。雷安娜的《旧梦不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