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还没有人丢纸条儿

马丁·路德·金纪念日(MLK Day)

DSC02420

每年一月的第三个星期一是美国联邦的法定假日,以纪念民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的生日。今年是在1月19日。这一天,我和我的Up with People Cast A 15的伙伴们也一起参加了在丹佛市中心举行的纪念马丁·路德·金的集会游行(Marade),亲身体验了这个重要的节日,这里的纪念马丁·路德·金的集会据说是全美最大规模的。

FotorCreated

前一天晚上,我和两个室友一起手绘了一张poster。我们分别用中文、英文、法文写了“黑与白”、“平等”、“自由”、“梦想”等。我还画了一把小雨伞在上面。Host Dad帮我们钉了小手柄方便我们手持。为了让我们对这个节日有更多理解和体会,Host parents还特地带我们去电影院看了关于马丁·路德·金的电影Slema。电影取材自1965年发生的真实历史事件塞尔玛蒙哥马利游行。金牧师号召塞尔玛全市黑人抵制歧视黑人的公共法,迫使法院最终取消地方公共运输工具上座位隔离制度。Host Dad告诉我们,因为金牧师引领的平权运动,人们终于开始改变对待别人的方式。“It changed the way of people treat each other.”

DSC02409

DSC02410

第二天一早,我们乘坐校巴沿着全美最长的街道Colfax Avenue来到了市中心city park。人们早早的已经在那里聚集。各种团体、个人来参加这个机会,人们举着自制的海报、散发单张和出版物。走到公园中心的空地,背靠着一尊马丁路德金的塑像的纪念碑,人们围聚在这里,这里是今天集会的中心。九点钟开始,有政府官员演讲致辞。简短有力的演讲之后,一位女士来到话筒前清唱了美国国歌。人们都静默站立,很多人还跟着唱了起来。后来又有不同的人上台发言。

DSC02443

今年有三万人参加了集会。因为人多,本来预计十点钟开始的游行,延迟到了十一点多。在等待的间隙,我就穿梭集会的人群中,和他们聊天,问他们的海报上写的是什么。参与集会的人们除了纪念马丁·路德·金,也在其他议题上如社会公义、教育改革、医疗平等上发声。

DSC02399

DSC02400

DSC02401

DSC02425

DSC02426

DSC02441

DSC02452

DSC02453

DSC02459

DSC02464

游行很盛大。不同肤色、年龄的人,老人、孩子、男男女女还有一家人牵着宠物,举着各样的海报牌,在全美最长的Colfax Avenue上漫步。人们边走边唱,还有人在街边演奏乐器,有人在前面领舞,仿佛一个盛大的嘉年华。

MLK Day的第二天,一月二十号,是一年一度总统在众议院和参议院发表国情咨文。电视台对总统的演讲进行直播。吃完晚饭,我就和Host parents一起看了奥巴马总统的演讲。奥巴马肯定了就业率的提高,经济危机的阴影的散去,谈及对古巴政策的改变,要对环保问题有所作为……两位老人听着总统鼓舞人心的演讲,不时发出认同的回应。

演讲结束时,总统和国会的人们一一握手。在电影Slema里面和马丁路德金并肩作战的另一位黑人领袖John Lewis正好出现在镜头前。他已经是现任的国会议员。Ho妈指给我看。她有感而发的说道:“一个黑人能当上总统,这一天,我们走了很长的路。”

日志
还没有人丢纸条儿

落基山下的美国小镇

IMG_7097

周末是出行日。第二个周末,host mom带我们去了Boulder。

Boulder距离Broomfield大约二十公里,是一座因为大学聚集而发展起来的小镇,科罗拉多州立大学就坐落于这里。Boulder的名字来自于这一地区有很多巨形圆石。像科州很多地方一样,Boulder以多姿多彩的西部历史著称,六十年代时这里是嬉皮士的首选地。小镇紧靠落基山脚下,平均海拔在一千六百米以上。Host Mom在这里的一间口腔科诊所上班,每个星期上三天班,从早上七点到下午一点,中间不休息。她从Broomfield开二十多分钟车到这里上班。她告诉我们她的病人里面有很多大学教授,还有来自中国的研究生。

233

途中我们经过一个叫做Louisville的小镇。从公路上远远地我们就能看到道路两边延伸的小路纵横,人们推着自行车、婴儿车晒着太阳,随意的漫步在公园里。

Boulder和Louisville都属于Boulder郡。Host mom告诉我们这里连续多年被评选为全美最适合生活的地方。因为整个镇子小路相连,有丰富的公园、步行空间,各种有机食品商店遍布各处,人们可以用自行车代步出行,非常方便。再加上优质的医疗、教育、文化、艺术资源,不难想象,在这里的生活是多么的惬意。

IMG_7100

Boulder镇很小,但是却是诸多国内外知名品牌的发源地。我知道的就有两个:Cross shoes(卡洛驰鞋);Celestial Seasonings(喜乐茶叶)。维基百科上有一个词条叫做”Companies based in Boulder, Colorado”(科州博尔德地区的公司)其中有64间公司的目录。其中还有很多电脑、科研方面的公司。Host Mom告诉我们,这是因为这里聚集了三所高校,很多大学生在这里创业,毕业后留下来在这里生活。当然,这么热门的地方,房价当然也不菲。Host Mom告诉我们,在这里读书的大学生租一层公寓一个月就要500到1000美金不等的房租。

234

235

我们在Boulder中心的Pearl Street上漫步,沿街有很多街头表演;有练瑜伽的、有弹奏一种类似罄又类似铜盘的乐器的、有化妆成西部牛仔的人站在街头仿佛雕塑一样一动不动、还有人在街上随意的写生。

绕过市中心,向南部继续前行,我们看到路边有一些不起眼的小栋房屋,Host Mom告诉我们这一片聚集了很多艺术家生活在这里。这些房子并不精心搭配,在冬天的树林中,灰白的树枝袒露,石头或者木头粗狂的堆砌,有些神秘,又有些颓废,让我想起《冬天的骨头》那种调调。有时一些不扎眼的雕塑和装置突然冒出来,整个画面便增加了有趣的让人期待的色彩。

IMG_7118

我们的目的地是Eldorado Canyon State Park。落基山一段以峡谷风光著称的国家公园。山下的平原上一大片一大片的鹿群徜徉。继续前行,峡谷的风光就赫然进入眼前。可惜的是,这一天风太大,我们的装备也不够,无法深入,只行至山口的一片峡谷便折返了。

虽然如此,但是我已经很满足。一路上的风景仿佛预示着峡谷后面的无限风光。这像谜一样的未知,让我充满想象。何尝不是一件美事。

DSC02377

DSC02371

IMG_7134

 

日志
还没有人丢纸条儿

丹佛一周

IMG_7070

来丹佛一周了,终于迎来了我第一个周末。没有定闹钟,早上自然地五点多起床。这是我每天的起床时间。但是今天不用去学习和训练,所以我就可以轻松的来到餐厅,坐在餐桌前,一边记录一下这一周的生活,一边看着玻璃门外由墨蓝渐变橘红的天空。

我住在丹佛suburban的一个叫做Broomfield的小镇。接待我的是一对美国老夫妇。一同被接待的还有一个德国女孩和一个比利时女孩。

DSC02308

来美国前几天,我每天夜里三、四点就会醒来,然后再也睡不着,然后第二天下午就会进入梦游状态。倒时差让我非常疲劳。但是总算finally,我调过来时差了。现在每天早睡早起,周一到周五,我都是两点一线的生活。早上起来起床,自己做早饭吃,七点多准时,已经做完运动的host father 就会开车把我们送到离家不远的一个校巴站。我们像美国孩子一样,和住在各个host family的同学一起,坐上黄色school bus去当地一所公立小学开始一天的活动。

DSC02311

因为一个月后,我们整个Cast A的就会在科罗拉多高地大学(Colorado Heights University)做第一场演出。所以每天我们的行程非常满。UWP借用当地一所公立小学(Pinnacle Chartered school)的剧院和活动室组织我们的训练和学习。每天早会上,Up with People的各个部门会轮流向我们报告一些事项,公关部的一组同事会分享一个小话题,例如“我的第一次”、“我最尴尬的事情”等。然后就是一天的学习,每天我们都要学习声乐、舞蹈,中间还穿插Workshop,学习诸如体验式学习周期(Experiential Learning Cycle)、反思性学习(Reflection Learning)、文化冰山(Culture Iceberg)等不同的课题。导师用各样有启发性的游戏、身体力行的教育方式开展课堂,氛围特别好。外国的孩子有各种观点,面对一百多人也完全不怯场,发起言来像演讲家一样有感染力。来参加这个项目的大多是十七八岁的高中毕业生,或者二十出头在校大学生。大多数的参加者都想通过这次环球旅行,更明确自己的兴趣,然后回到学校,选择专业继续学习。

每天这样从早上八点到下午五点多,也是相当疲劳。于是回Host family就是最幸福的一件事情。我们这个host family是一对老年夫妇。今年是他们结婚十周年。男主人今年已经七十三岁,第一任妻子因为癌症去世了。女主人曾经是一个单亲妈妈,十七年没有周末的做两份工作,独自抚养四个孩子长大成人。十年前两人瞒着儿女偷偷在牧师的办公室宣誓,结婚第二天,新娘就打包行李离开了佛罗里达望得见海浪的家,搬进了男人在科罗拉多的住处。夫妇俩都是基督徒,在一间是卫斯理宗教会(Methodist),两个人在诗班唱诗。虽然只是借宿,但是我的host parents对我们像对自己的女儿一样好。除了早晚会去巴士站接送我们,为我们预备食物、准备晚饭,还一有机会就会带我们去各种地方玩。

因为我从家里带来的舞台服装不合格,一天下午host Mom下班后竟然帮我去挑了三条裙子回来让我试穿。当时听到她在车里跟我讲她为我奔波了半天,我感动的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之前在来美国之前,还读过一篇描写中国留学生在美国寄宿家庭如何被歧视的文章,当时读完心里还有阴影,担心自己即将开始的借宿生活。但是现在这些担忧都完全烟消云散,我感到的是像家一样的自由、被尊重和温暖,这种莫名的被爱让我的心里柔软。于是,很多改变也就悄然发生。

旅行生活在慢慢适应中,各方面都在调整,我觉得我会越来越好的。

最后再打个广告:欢迎二月十四号晚上七点,前来科罗拉多高地大学观看我们的表演。网上购票请点击

denver1week

日志
已经有 1 张纸条儿了

启程

DSC02262

一月九号我踏上旅途,我从香港赤腊角国际机场,一路先向东北方向飞向日本东京成田机场,再继续向东飞行十个小时,到达洛杉矶,又转了一次机,最终抵达位于美国中部山地的科罗拉多州丹佛。第一次坐这样的长途的国际航空,说实话还是有些紧张。担心找不到航班,担心不知道如何处理行李的中转,担心长途飞行的疲劳……

印象深刻的是刚登上美联航的飞机时,一上飞机就看到门边上靠着一位人到中年风韵犹存的空姐,没有鞠躬,没有刻意的微笑,只是随意的靠在一边的和进来的乘客打个招呼,飞机上的音乐是轻松的流行歌曲,机舱顶板射出来天蓝色的光,乘客们也是各色各样,相互打招呼,好像认识一样。这一切都让我既轻松下来又兴奋起来。后来我观察了一下,这样一架大的国际航班,上面总共只有五六个空乘,不知道是巧合还是有意的组合,这五六个空乘里面就包含了白人、黑人和黄种人。

但是很快这种兴奋就被长途飞行的疲劳取代了。我无法入睡,食物也不合口,只是一直看片。在快抵达洛杉矶之前,我开始准备入境过关的资料。美国对外来人口一律视为有移民倾向,所以无论是签证还是过关,他们都会严格的盘问。你需要准备充足的各方材料,表现出足够的信心,落落大方的告诉他们你的行程,计划,甚至是个人的信息,说服签证官或是海关官员,你没有任何移民倾向,会做个守法的好客人。我的整个旅行,项目内容很复杂,在香港办签证的时候,我就因为阐述不清楚,再加上没有足够的资产证明,被拒签过一次,所以这次我也非常紧张。但是有了上次的教训,我也准备充分了一些,最后对答自如,顺利通关。

飞机飞向东京时,我看到夕阳下时平坦坚实如大地一样的海面。这里是北太平洋。在从洛杉矶飞往丹佛的途中,我看到错落有致,黑白相间的冰川山地,后来我才得知,这里就是中学地理中学过的著名的落基山脉(Rocky Mountains)。这些画面震慑我心,是我这将近二十三小时的旅行中难忘的画面。美国中部山地时间,九号下午五点多,我终于抵达目的地丹佛国际机场。间隔年旅行真的开始了。

(PS:照片是我和老公一起制作的给Host Family的礼物。这是一张华语歌曲的精选集。封面和封底是我自己画的小画子,全部设计是老公一个人完成。是不是很赞。)

DSC02260

日志
还没有人丢纸条儿

终于要出发

nezame

好久没有更新。在14年的最后一天,新年即将开始,是时候要做一些汇报了。

两天前,我收到了美国签证。前天去采购了给hostfamily的礼物。昨天收到了回家时定做的旗袍。所以陆陆续续准备了一年的间隔年旅行真的要开始了。

关于筹款

我最终筹到了人民币14148元。真的谢谢大家,包容我如此不专业的筹款。我会准备一份小小的纪念品表达我的感激。是什么纪念品呢,这里先保密,我想在适当的时候再揭晓。

十月份的时候,我申请到Up with People的奖学金。加上家人和朋友们的支持,我终于真的可以踏上这次旅行。

关于行程

我将会于1月9号抵达科罗拉多州丹佛市。在那里,我会和来自世界各地的参与者一起参加orientation和training。五个星期之后我们就会开始旅行。我们将游历新墨西哥州、亚利桑那州和加利福利亚州的五个城市。然后前往南美洲的墨西哥。最后会去欧洲的德国、瑞士和荷兰。

我所参加的这一期赶上了UWP的50岁生日。据说整个团队来自二十多个的国家,还第一次有两位古巴的队友。大部分都是二十来岁的年轻人。未来几乎每个星期都要上舞台做演出,每个星期都要住在不同的当地人的家里……所有的这一切,都让我兴奋又不安。光是想想心都要跳出来。

祝自己好运。愿新的一年里,我们都尽情尽力。

日志
还没有人丢纸条儿

告别

某一个夜里,我迷迷糊糊醒来,拉上毯子把全身都覆盖,香港的秋天就来了。

这一段时间以来,身边弥漫着分别的气息。达在这个城市生活了七年,拿到了永久居留权,转而却离开,要回去已经陌生的土地。阳也勇敢。一个女孩子,带着两只猫,也即将去到未知的天地。昨天在充斥着打包行李的房间里,达时不时的找出一些东西,递给我。阳在阅读法拉奇的《风云人物采访记》,两年前的达曾经在上面写下豪言壮语。这一切像一个告别的仪式。然后,我们仿佛最后一次谈天。

「我们还会一起小镇生活吗?」

「可以建一个学校。」

「我肯定是教语文。」

「你可以教小孩做网站,还可以看纪录片。」

「你可以教怎么养猫。」

……

我们就是在这样一个地方。人们来来去去,你常常在认识新人,也不停地和刚认识的人告别。生活在这里的大部分人,每年都在搬家,不停地买新的东西,又丢弃,人与人的关系像是社交媒体上的消息,随着时间线深深浅浅的流逝。

可我知道,即使这样,我们也仍然尽力想要抓住一些东西。那些我们无论去到哪里,都不会丢下的。

阳说她完全不知道未来的生活是什么样的。我说我明白,你在驶向大海。其实,我们每个人又何尝不是在驶向大海。人生的光景看似可以望穿,但是对于心灵尚且柔软的我们来说,一个选择,一个决定,意味着什么,仍然难以踹度。前面的路上,会有什么样的人,会有怎样的窗外,什么蓝色的海。

今天,我和然又去了石澳。也是一个告别。因为要搬家,我们即将离开小西湾搬去九龙城,以后来这里的机会就少了。去了那么多次,还是有很多地方都没有走过,每次都是浅尝辄止。这次安安静静的坐在坡路上,画了一下午的画。傍晚,我们爬上后山的大石块上,看着黑色的夜像烟一样一点一点弥漫到眼睛里。舍不得,却还是要走,然在前面下山,我时时抬头,他的背影和山坡上夜幕下的草枝,时高时低。

日志
还没有人丢纸条儿

身份

奈良若草山上

奈良若草山上

转眼就到了九月中。在过去的一个多月里,我从少女变成了妻子。然向别人介绍我时,都改口称我为他的太太。第一次听到的时候,我嘴上没说什么,但是心里好甜蜜。

记得结婚那天在饭桌上,达问我,如何理解婚姻。我说,婚姻对我来说不仅仅意味着那些浪漫快乐的事情,更多是决定和对方一起去面对人生的困境,共同承担人生的苦难。似乎这个答案过于悲观。却是我在结婚之前想了最久的一个问题。结婚是彼此的委身,是即使面对苦难也不分离的承诺。但是这只是理性上想得通,要做到却实在好难。可是因为彼此的这份承诺,在新建立的家庭中,我们有勇气和盼望去面对人生的困境。

虽然想的悲观,但是结婚以后,真的好开心。然像小孩子一样在我面前大笑大闹和发脾气。我也好放松好舒服的做自己。我们终于放下来任何的恐惧,恐惧不被接纳、恐惧被拒绝和恐惧分离。这种变化很微妙,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只在空气里面嗅到这全然安全的气息,它放松了我们的每一寸神经,让这里成为我们的家。

原来承诺会带来的不是负担,而是勇气和盼望。

婚后,我们计划去日本旅行。在大使馆办理签证的时候,办事的同事让我修改职业一栏的内容,指示我不可以填没有工作,而要写「家庭主妇」。当时我有一点震惊。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工作会是这个。一刹那间,脑子里面竟然没有这个词语,我愣愣的问道:「zhu妇的zhu是煮饭的煮吗?」后来我把这段经历像说笑话一样的转述给小妮。她带着性别研究专业的敏锐嗅觉对我说:「如果是单身女性没有工作的话,这个选项要如何填呢?」

这样,我又有了一个新的身份:家庭主妇。第一次意识到,原来自己那么恐惧被标签为「家庭主妇」。原来在我心目中,这样的身份意味着没有收入、没有能力,意味着需要依赖丈夫才能生存,甚至意味着不被社群认同。这种社会歧视的意识深深的烙印在我的心里。因为职业意味着一种身份,这种身份是社会认可的名片。当我表示没有工作的时候,公共平台似乎就会将我除名。所以内心深处,我是如此的恐惧自己被标签为这个身份。

恐惧是一种极其强大的力量。它总是让我们想尽办法去远远的逃离。

我想起来外婆。一个做了一辈子家庭主妇的女人。又想起了爸爸。一个一心想做却又时常忐忑不安的家庭主妇。突然觉得他们渺小又勇敢。

渺小,是因为他们弱势和不被认可的身份。

而勇敢,是因为他们就这样用渺小的方式存在着。

相册
还没有人丢纸条儿

香港行迹之大浪西湾

 

刘克襄在《四分之三的香港》一书中,第一篇写的就是西贡大浪西湾。来这里五年了,终于有机会踏上这片香港的天涯海角。

这条传说中香港最美的行山径属于麦里浩径二段。可以从万宜东坝出发,经过浪茄,要翻一座西湾山。我们那天是从西贡搭的士直接从西湾亭出发,降低了很多难度。一路会经过两个海滩。西湾和咸田湾。这两个海滩都很赞,靠山面海,水清沙幼。这条山路一路的风景都不同,会经过好几个古老的小村落,湿地的景致和南方的植物,在山与海的迂回中悄悄的累积。

我们停在咸田湾,玩了好久。几个朋友,有的游水有的踏沙,我和然儿捉住了一只小螃蟹。因为下了一场雨,海上的人都突然消失了一样,只剩下我们几个,在海天之间嬉笑。

还没有离开的时候,我就已经想着下一次还要再来。那时候,我们要搭一个帐篷住下来。

梵高作品《夕阳下的播种者》
日志
已经有 2 张纸条儿了

谢谢你们播下的种子

7月27日,我正式开始我人生的第一次筹款。筹款目标是人民币 92,200 元,为的是参加 Up with People 2015 年的环球公益旅行项目。

九万多的目标对于一个既没名气又没经验的小辈来说简直是一个天文数字。在筹款之初,我和然儿算过一笔账,我们数了一下自己的 Facebook 和 微信好友,设想就算每个人都捐款 100 块,也离这个目标相去甚远。但是正如然儿说的:「做一件不可能的事情有没有意义?答案是有的。」

从7月27日公号开始筹款,到8月16日,刚好是三个星期的时间。经统计,我收到了人民币 7725 元,港币 5884 元(折合成人民币 4666 元)。累计总数人民币 12,391 元,超过了筹募总数的十分之一,远远超出了我的预期。

然而,超过我的预期的还不止这些。我收到了很多很多朋友的问候和支持,认识的或者不认识的,熟悉的或者不太熟悉的。

有朋友给我提意见,例如建议我可以更详细的阐述公益相关的内容,建议我可以有适当的捐款回馈等;有为我出谋划策,给我发来其他成功的筹款案例,建议我使用不同的筹款平台;有教会的的朋友表示虽然不理解我的项目,但是却仍然会为我祈祷;有刚认识的初中小朋友鼓励我,说要用自己挣的奖学金和稿酬来支持我;还有朋友帮我转发到讨论组里面,向更多的人推广和征集意见;甚至还有朋友帮我询问工作机会,或者提供兼职的机会等……更多更多的朋友们默默地支持,关注和转发。累计至今天,微信公号的文章被阅读了一千四百多次,博客上的文章也被阅读了近四百次。而在大家的启发和帮助下,下一个阶段的筹款,我也有了具体的方案。

没有想到这一点点的尝试,会带来这么多意想不到的回应。我像是一个小小的花匠。虽然面前是一块贫瘠的荒地,但是你们从四面八方赶来,带着善意和期盼,一起松土一起施肥一起撒种。

真的特别感谢你们每一位。于我而言,开始这个旅行就像建造一个花园,而我会好好呵护和灌溉你们为我播下的种子,将它们结出美好的果实,和你们,和我在世界各地遇见的每一个人分享。

 

题图是梵高的作品《夕阳下的播种者》

点击 这里,更多了解我的UP with People环球公益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