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还没有人丢纸条儿

城南客厅之四:印度往事(一)

关于印度,人们总是有很多坏印象。在去那里之前,每一个听闻的朋友都叮嘱我注意安全。出发之前,我还专门去桂林街买了贴身腰包和防盗锁扣。带着所有的传闻,在情人节的前夜,我踏上了飞往德里的飞机。

对印度,我没有多少期待,因为我从来没有把这里当做过我的旅行目的地。生于一个发展中国家的三四线小城市,垃圾围城和汽车鸣笛对我来说完全不是什么异域风情。还有那些与中国菜范式截然不同的浓稠印度咖喱,我也实在提不起任何兴趣。可是即使是这样,和印度初次的相见还是让我非常震惊。

我和我的德国女友诺娜在德里机场碰了头,我们要一起飞往南印度的喀拉拉邦开始背包旅行。第一站是瓦尔卡拉的悬崖海滩。我们住在海滩旁悬崖上纵横交错的巷道中的一间旅馆。开旅馆的是一对印度俄罗斯夫妇。我对他们的印象不错。那个俄罗斯女人胖胖的,英文说的不太好,大多数时候,她和她的金毛狗都在屋子里面。走出旅馆,就到处都是塑料瓶,卫生纸,烧焦的树叶。我们就在垃圾包围中四处闲逛。

在这个地区,几百家做游客生意的店铺几乎包围了整个海滩,黑瘦的印度女人坐在店铺的门口,观察过往的每一个行人。她们很快认出来我们是新来的。招揽我们说,进来看看吧,我这里有很多漂亮的东西。

周围的白人比印度人还多。他们穿着人字拖,鲜艳的麻布衣裤,夹着瑜伽垫,在商店里自如的砍价,兴致勃勃的说自己的语言,不假思索的奔走。两个小时后,我们也买了和他们一样的彩色衣服,很快就加入了他们的行列。

海边的活动让人意兴阑珊。白人们戴着墨镜,解开纽扣,几乎赤裸的暴晒在烈日之下。下午的沙滩上本地人很少,几个当地女孩穿着长衫长裤浸泡在海水里,不远处的朋友在给她们拍照。几个深色皮肤的男孩在打板球。他们吆喝着我听不懂的语言。一个印度小哥背着十几个大大小小的鼓在海滩上穿梭,我们前面的一个白人小伙子把他叫住,他取下了他的手表问能不能换一只小鼓。印度小哥接过了手表,翻看了一下说这是中国产的,所以不值钱。不知道他们又如何交涉了一番。印度小哥最终从身上解下了最小的一只鼓递给了他,然后把这枚不值钱的中国手表戴在了自己的手上。

在这个到处是垃圾的悬崖海滩上住了两天之后,我们坐火车继续北上。在去阿勒皮的渡轮上,我见到了法瑟。法瑟是诺娜在德国的合租室友,他是来自喀拉拉的小伙子。正是因为他的强烈推荐,才有了我们这一次的印度之旅。他在德国学习软件工程,今年刚刚毕业。虽然对自己的故乡无比自豪,但还是努力的在德国求职,义无反顾的要留在异乡。他告诉我,在写了上百封求职信之后,他终于在一家电动汽车公司找到了工作,这次回来是正式开始工作前的短暂返乡之旅。从小在喀拉拉长大的他从来没有乘过这里最出名的回水游船,为了陪我们,他也是第一次登上这艘渡轮。不知道为什么,虽然是第一次,但是我却觉得他像在与这里的一切告别。

渡轮载着十几个游客,行驶在阿什塔穆迪湖的宽阔河道。湖上的风景大不如谷歌上搜出来的图片。八小时的船行也终于让我们倦怠。法瑟却兴致高昂,每隔一小会就和我们确认是否喜欢这里。我总是礼貌的回答,我感觉很好,这里很美。诺娜却终于按耐不住,问他为什么总是重复问同样的问题。他告诉我们,这是印度人的传统,总是希望客人开心。

隔了好长时间,他不再问我们。直到要告别的时候,他终于还是忍不住又发问:你们觉得今天的旅行怎么样,喜欢这里的一切吗?

(未完待续)


 

“城南客厅”是一个朋友之间的聚会。我们在这里分享我们的热情,旅行,故事和技能。

在过去的城南客厅中:

· 2015年第一次活动,科长来给我们分享了他和篆刻的故事。科长准备了工具和材料,让我们每个人都动手体验了一番。最后每个人都亲手刻了一枚属于自己的石头印章。

· 第二次,学美术的阿陪来给我们讲绘画。从历史,讲到色彩,还有他喜欢的画家。在投影大屏幕上我们一起欣赏了好多世界名画。

· 第三次的活动,是日剧爱好者七七来给我们分享了她喜欢的日剧和日本明星。她一口气给我讲了日剧的生产,播出,档期的分类,还分享了从98到13年每年播出的一些具有代表性的日剧片段。

· 第四次是关于印度。刚从印度背包回来的庙给大家分享了旅行的见闻,学印地语的其然给大家讲了自己的印度观察。我们一起喝了印度奶茶,结束了还去品尝了地道的印度菜。

未来的活动:

· 下次活动,刚刚从北韩带团旅行回来的媛媛来给我们分享她的北韩见闻。我们还会一起看一部106分钟的纪录片《太阳之下》(又名:幸福北韩)。

· 六月份的主题是“素面相见:谈谈从文学到电影这件事情”。太阳和Pizza会来分享在文学改编电影上,他们的感受和经历。

· 七月份,“电影中的九龙寨城”……

回忆起来之前的每次聚会,大家都玩的很开心。以后我也会在公号里记录我们的活动,分享其中一些有趣的事情。

日志
还没有人丢纸条儿

日本

MMUF0878

又去了一趟日本。这是第二次去。

第一次算是蜜月旅行。刚刚结婚,和然儿还有两位朋友一起。走了主流路线,京都,奈良,大阪。最开始还去了一个叫网野的地方参加一个声音夏令营。网野小镇上有很多古老的日式民宅,木头做的房子发出黝黑的光。街道上听纺织作坊里的织布机。铺满碎石的海滩上听海浪。夜晚田埂上的酒吧,听金属和电流。保龄球馆的废墟上,拍掌、玻璃瓶滚过地面、人声、笑声,还有回声。去神山的一路,老人吹箫,黑色的舞者,脚步,树叶和气息。最后是在神社,女舞者和牌九,钱币丢入木箱,绳子拉动铃铛,许愿时风吹过耳边——

这次是去了九州。按照计划,我们会从福冈飞去屋久岛,然后搭船去鹿儿岛,再然后是深入内陆的一个名叫久住(Kuju)的小镇,最后返回福冈。精心计划了一个月的旅行,出发前两天激动的几乎睡不着觉,可是出发后却是各种不顺。简直是「不幸之神」和「不开心之神」一路相伴着我们。

除了去屋久岛的飞机临时取消让我们滞留福冈一日;然后抵达屋久岛的当晚,熊本就发生了地震,紧接着第二日又发生了更强烈的地震。Kuju离震中很近,Airbnb上接待我们的家庭发信来告诉我们不能继续接待。从屋久岛乘船到鹿儿岛后,我们才知道新干线被震坏了,要返回福冈必须搭乘飞机。手上买的JR Pass眼看要报销掉,好在后来总算把票退了,买到了机票,把损失降到了最小。为了讨几晚上便宜的住宿,我们在鹿儿岛多待了几天,把城市行遍了,最后不知道要去哪里。躺在宾馆的床上,沮丧和失败感让我几乎看到人生的尽头———

终于,结束旅行,终于,回到家里。

四月的香港,多云多雨,慢慢的热,水汽蒸腾,霉菌生长。可是世界上却没有每个地方比这里更可爱了。

日志
还没有人丢纸条儿

在丹佛体验美国食物

AF5

美国人非常喜爱的一种甜品  S’mores,是用烧烤化了的棉花糖夹在巧克力和两片  Graham  的饼干中间。

有一天,去邻居家参加 Superbowl Party(超级碗:全美足球联盟年度冠军赛)。和邻居的朋友聊天,他问我喜不喜欢美国的食物。我想了想,觉得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到底什么是美国食物?

常听说很多美国人都不大会做饭,每天都是喝咖啡、吃汉堡、披萨、薯片,还有各种甜腻的蛋糕甜品。所以我做好了来这里吃垃圾食品的准备。说不定还要撩开袖子做几顿,让美国人见识一下博大精深的中国菜。但是在接待家庭生活的这些天,我就发现事实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AF1

来美国一个多月了,每天回到接待家庭,我几乎没吃过重样的饭菜。记得刚到丹佛的第一晚,在吃了一天的飞机餐之后,带着疲倦、时差、饥肠辘辘抵达接待家庭。Ho妈只用了五分钟就给我们做了美味的 homemade Tacos(墨西哥煎玉米卷)。

后来,我们吃了还吃了意大利菜、法国菜、日式拉面、墨西哥菜、泰国菜、蒙古菜、健康好味的 Larkburger(趣味汉堡)、Pasta(意大利面)、Burrito(墨西哥玉米煎饼)、Thanksgiving Dinner(感恩节大餐)、Snooze美味的各式 Pancake(薄煎饼)。每天中午在学校吃的午间餐,都是机构和餐厅捐赠的食物,虽不是山珍海味,但是一个星期六天也几乎是世界各地的食物。

AF3

有一天一回家,我就看见餐桌上热气腾腾的米饭和中式烹饪的炖菜。Ho妈特地为我做了中国菜。那天我很感动,吃了两大碗饭。第二天还带了午餐。惹的同行的中国同伴们的一阵羡慕。平时饿的时候,Ho妈就会拿出薯片给我们。薯片配蘸料吃。蘸料很丰富,最常见的一种是用番茄 、牛油果、辣椒汁做的墨西哥风味蘸料 Guacamole。我很喜欢。

AF2

所以到底什么是美国食物?

我的Ho爸七十一岁时从美国电力退休,Ho妈还在牙科诊所工作。Ho爸退休后,夫妻俩开始注意节食和运动,从周一到周五每天早上五点多,Ho爸就会去到社区的一个健身中心(Recreation Center)骑四十五分钟的 Stationary Bike(固定健身脚踏车)。我去参加过一次他的课程,结束后从固定单车下来我就双腿发抖,上下楼梯都要扶着墙走,可见运动量之大。Ho妈会跑步和控制食量,每天记录卡路里摄入量。最近Ho妈又开始尝试有机农场的包裹套餐(Package)。

AF4

有一天,一回家就看见桌子上放着一个纸箱,上面印着 Blue Apron。打开一看,里面有三文鱼有肉有面条有好多种蔬菜,每一种都是分类包好的,分量也是配好的。还有三张图文并茂、清晰详细的菜谱。甚至还有一封写给收件人的信。信的开头是「Dear Blue Apron chefs」. Ho妈告诉我们这是她从有机农场订购的食品,其中包括了三次两人晚餐的所有食材,是 Blue Apron 根据Ho妈填写的资料,每个星期派送当季新鲜的有机蔬菜肉类。

AF6

纸箱内层是冰袋,所有食材即时放在纸箱里也可以保鲜很长时间。上网查阅了 Blue Apron 的资料,得知他们的食材来自纽约、新泽西、加利福利亚、宾夕法尼亚四个州的家庭农场、有机果园、牧场、烘焙坊、制面厂等。并且根据客户的偏好,每个星期有三种选项的包裹订购:三次两人餐或者两次或四次家庭餐。Blue Apron根据当季的蔬菜肉类开发独创的菜谱提供给客户,让客户可以轻松在家烹饪健康美味的食物。我前后体验了两次 Blue Apron 的食物。他们发明的菜式常常是中西合璧,取各家之长。在这些菜谱的指引下,Ho妈摇身一变五星级大厨,做出了中西各路美食给我们。

food6

这里的物质的确是很丰富、口味和食物很多元。而人们对口味的尊重和宽容就像对其他任何事情的宽容一样。每个人有自己的偏好和坚持,但是也不干涉别人的选择。因为科技的发达、丰富而又便利的厨房工具电器的普及,市场上丰富的食材,主妇们常常轻松地在自家的厨房就可以做出世界各地的美食。虽然这些食物不能完全和发源地的味道相媲美,但是确实也是汇集各地食物的一种丰富共赏。

有一天在我满足的享用了晚餐之后。我突然想通,所谓美国食物,就像美国人一样。大家是来自天南地北不同民族的多元体。而不同风味、各个民族的食物汇聚在这里就是美国菜。

日志
还没有人丢纸条儿

马丁·路德·金纪念日(MLK Day)

DSC02420

每年一月的第三个星期一是美国联邦的法定假日,以纪念民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的生日。今年是在1月19日。这一天,我和我的Up with People Cast A 15的伙伴们也一起参加了在丹佛市中心举行的纪念马丁·路德·金的集会游行(Marade),亲身体验了这个重要的节日,这里的纪念马丁·路德·金的集会据说是全美最大规模的。

FotorCreated

前一天晚上,我和两个室友一起手绘了一张poster。我们分别用中文、英文、法文写了“黑与白”、“平等”、“自由”、“梦想”等。我还画了一把小雨伞在上面。Host Dad帮我们钉了小手柄方便我们手持。为了让我们对这个节日有更多理解和体会,Host parents还特地带我们去电影院看了关于马丁·路德·金的电影Slema。电影取材自1965年发生的真实历史事件塞尔玛蒙哥马利游行。金牧师号召塞尔玛全市黑人抵制歧视黑人的公共法,迫使法院最终取消地方公共运输工具上座位隔离制度。Host Dad告诉我们,因为金牧师引领的平权运动,人们终于开始改变对待别人的方式。“It changed the way of people treat each other.”

DSC02409

DSC02410

第二天一早,我们乘坐校巴沿着全美最长的街道Colfax Avenue来到了市中心city park。人们早早的已经在那里聚集。各种团体、个人来参加这个机会,人们举着自制的海报、散发单张和出版物。走到公园中心的空地,背靠着一尊马丁路德金的塑像的纪念碑,人们围聚在这里,这里是今天集会的中心。九点钟开始,有政府官员演讲致辞。简短有力的演讲之后,一位女士来到话筒前清唱了美国国歌。人们都静默站立,很多人还跟着唱了起来。后来又有不同的人上台发言。

DSC02443

今年有三万人参加了集会。因为人多,本来预计十点钟开始的游行,延迟到了十一点多。在等待的间隙,我就穿梭集会的人群中,和他们聊天,问他们的海报上写的是什么。参与集会的人们除了纪念马丁·路德·金,也在其他议题上如社会公义、教育改革、医疗平等上发声。

DSC02399

DSC02400

DSC02401

DSC02425

DSC02426

DSC02441

DSC02452

DSC02453

DSC02459

DSC02464

游行很盛大。不同肤色、年龄的人,老人、孩子、男男女女还有一家人牵着宠物,举着各样的海报牌,在全美最长的Colfax Avenue上漫步。人们边走边唱,还有人在街边演奏乐器,有人在前面领舞,仿佛一个盛大的嘉年华。

MLK Day的第二天,一月二十号,是一年一度总统在众议院和参议院发表国情咨文。电视台对总统的演讲进行直播。吃完晚饭,我就和Host parents一起看了奥巴马总统的演讲。奥巴马肯定了就业率的提高,经济危机的阴影的散去,谈及对古巴政策的改变,要对环保问题有所作为……两位老人听着总统鼓舞人心的演讲,不时发出认同的回应。

演讲结束时,总统和国会的人们一一握手。在电影Slema里面和马丁路德金并肩作战的另一位黑人领袖John Lewis正好出现在镜头前。他已经是现任的国会议员。Ho妈指给我看。她有感而发的说道:“一个黑人能当上总统,这一天,我们走了很长的路。”

日志
还没有人丢纸条儿

落基山下的美国小镇

IMG_7097

周末是出行日。第二个周末,host mom带我们去了Boulder。

Boulder距离Broomfield大约二十公里,是一座因为大学聚集而发展起来的小镇,科罗拉多州立大学就坐落于这里。Boulder的名字来自于这一地区有很多巨形圆石。像科州很多地方一样,Boulder以多姿多彩的西部历史著称,六十年代时这里是嬉皮士的首选地。小镇紧靠落基山脚下,平均海拔在一千六百米以上。Host Mom在这里的一间口腔科诊所上班,每个星期上三天班,从早上七点到下午一点,中间不休息。她从Broomfield开二十多分钟车到这里上班。她告诉我们她的病人里面有很多大学教授,还有来自中国的研究生。

233

途中我们经过一个叫做Louisville的小镇。从公路上远远地我们就能看到道路两边延伸的小路纵横,人们推着自行车、婴儿车晒着太阳,随意的漫步在公园里。

Boulder和Louisville都属于Boulder郡。Host mom告诉我们这里连续多年被评选为全美最适合生活的地方。因为整个镇子小路相连,有丰富的公园、步行空间,各种有机食品商店遍布各处,人们可以用自行车代步出行,非常方便。再加上优质的医疗、教育、文化、艺术资源,不难想象,在这里的生活是多么的惬意。

IMG_7100

Boulder镇很小,但是却是诸多国内外知名品牌的发源地。我知道的就有两个:Cross shoes(卡洛驰鞋);Celestial Seasonings(喜乐茶叶)。维基百科上有一个词条叫做”Companies based in Boulder, Colorado”(科州博尔德地区的公司)其中有64间公司的目录。其中还有很多电脑、科研方面的公司。Host Mom告诉我们,这是因为这里聚集了三所高校,很多大学生在这里创业,毕业后留下来在这里生活。当然,这么热门的地方,房价当然也不菲。Host Mom告诉我们,在这里读书的大学生租一层公寓一个月就要500到1000美金不等的房租。

234

235

我们在Boulder中心的Pearl Street上漫步,沿街有很多街头表演;有练瑜伽的、有弹奏一种类似罄又类似铜盘的乐器的、有化妆成西部牛仔的人站在街头仿佛雕塑一样一动不动、还有人在街上随意的写生。

绕过市中心,向南部继续前行,我们看到路边有一些不起眼的小栋房屋,Host Mom告诉我们这一片聚集了很多艺术家生活在这里。这些房子并不精心搭配,在冬天的树林中,灰白的树枝袒露,石头或者木头粗狂的堆砌,有些神秘,又有些颓废,让我想起《冬天的骨头》那种调调。有时一些不扎眼的雕塑和装置突然冒出来,整个画面便增加了有趣的让人期待的色彩。

IMG_7118

我们的目的地是Eldorado Canyon State Park。落基山一段以峡谷风光著称的国家公园。山下的平原上一大片一大片的鹿群徜徉。继续前行,峡谷的风光就赫然进入眼前。可惜的是,这一天风太大,我们的装备也不够,无法深入,只行至山口的一片峡谷便折返了。

虽然如此,但是我已经很满足。一路上的风景仿佛预示着峡谷后面的无限风光。这像谜一样的未知,让我充满想象。何尝不是一件美事。

DSC02377

DSC02371

IMG_7134

 

日志
还没有人丢纸条儿

丹佛一周

IMG_7070

来丹佛一周了,终于迎来了我第一个周末。没有定闹钟,早上自然地五点多起床。这是我每天的起床时间。但是今天不用去学习和训练,所以我就可以轻松的来到餐厅,坐在餐桌前,一边记录一下这一周的生活,一边看着玻璃门外由墨蓝渐变橘红的天空。

我住在丹佛suburban的一个叫做Broomfield的小镇。接待我的是一对美国老夫妇。一同被接待的还有一个德国女孩和一个比利时女孩。

DSC02308

来美国前几天,我每天夜里三、四点就会醒来,然后再也睡不着,然后第二天下午就会进入梦游状态。倒时差让我非常疲劳。但是总算finally,我调过来时差了。现在每天早睡早起,周一到周五,我都是两点一线的生活。早上起来起床,自己做早饭吃,七点多准时,已经做完运动的host father 就会开车把我们送到离家不远的一个校巴站。我们像美国孩子一样,和住在各个host family的同学一起,坐上黄色school bus去当地一所公立小学开始一天的活动。

DSC02311

因为一个月后,我们整个Cast A的就会在科罗拉多高地大学(Colorado Heights University)做第一场演出。所以每天我们的行程非常满。UWP借用当地一所公立小学(Pinnacle Chartered school)的剧院和活动室组织我们的训练和学习。每天早会上,Up with People的各个部门会轮流向我们报告一些事项,公关部的一组同事会分享一个小话题,例如“我的第一次”、“我最尴尬的事情”等。然后就是一天的学习,每天我们都要学习声乐、舞蹈,中间还穿插Workshop,学习诸如体验式学习周期(Experiential Learning Cycle)、反思性学习(Reflection Learning)、文化冰山(Culture Iceberg)等不同的课题。导师用各样有启发性的游戏、身体力行的教育方式开展课堂,氛围特别好。外国的孩子有各种观点,面对一百多人也完全不怯场,发起言来像演讲家一样有感染力。来参加这个项目的大多是十七八岁的高中毕业生,或者二十出头在校大学生。大多数的参加者都想通过这次环球旅行,更明确自己的兴趣,然后回到学校,选择专业继续学习。

每天这样从早上八点到下午五点多,也是相当疲劳。于是回Host family就是最幸福的一件事情。我们这个host family是一对老年夫妇。今年是他们结婚十周年。男主人今年已经七十三岁,第一任妻子因为癌症去世了。女主人曾经是一个单亲妈妈,十七年没有周末的做两份工作,独自抚养四个孩子长大成人。十年前两人瞒着儿女偷偷在牧师的办公室宣誓,结婚第二天,新娘就打包行李离开了佛罗里达望得见海浪的家,搬进了男人在科罗拉多的住处。夫妇俩都是基督徒,在一间是卫斯理宗教会(Methodist),两个人在诗班唱诗。虽然只是借宿,但是我的host parents对我们像对自己的女儿一样好。除了早晚会去巴士站接送我们,为我们预备食物、准备晚饭,还一有机会就会带我们去各种地方玩。

因为我从家里带来的舞台服装不合格,一天下午host Mom下班后竟然帮我去挑了三条裙子回来让我试穿。当时听到她在车里跟我讲她为我奔波了半天,我感动的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之前在来美国之前,还读过一篇描写中国留学生在美国寄宿家庭如何被歧视的文章,当时读完心里还有阴影,担心自己即将开始的借宿生活。但是现在这些担忧都完全烟消云散,我感到的是像家一样的自由、被尊重和温暖,这种莫名的被爱让我的心里柔软。于是,很多改变也就悄然发生。

旅行生活在慢慢适应中,各方面都在调整,我觉得我会越来越好的。

最后再打个广告:欢迎二月十四号晚上七点,前来科罗拉多高地大学观看我们的表演。网上购票请点击

denver1week

日志
已经有 1 张纸条儿了

启程

DSC02262

一月九号我踏上旅途,我从香港赤腊角国际机场,一路先向东北方向飞向日本东京成田机场,再继续向东飞行十个小时,到达洛杉矶,又转了一次机,最终抵达位于美国中部山地的科罗拉多州丹佛。第一次坐这样的长途的国际航空,说实话还是有些紧张。担心找不到航班,担心不知道如何处理行李的中转,担心长途飞行的疲劳……

印象深刻的是刚登上美联航的飞机时,一上飞机就看到门边上靠着一位人到中年风韵犹存的空姐,没有鞠躬,没有刻意的微笑,只是随意的靠在一边的和进来的乘客打个招呼,飞机上的音乐是轻松的流行歌曲,机舱顶板射出来天蓝色的光,乘客们也是各色各样,相互打招呼,好像认识一样。这一切都让我既轻松下来又兴奋起来。后来我观察了一下,这样一架大的国际航班,上面总共只有五六个空乘,不知道是巧合还是有意的组合,这五六个空乘里面就包含了白人、黑人和黄种人。

但是很快这种兴奋就被长途飞行的疲劳取代了。我无法入睡,食物也不合口,只是一直看片。在快抵达洛杉矶之前,我开始准备入境过关的资料。美国对外来人口一律视为有移民倾向,所以无论是签证还是过关,他们都会严格的盘问。你需要准备充足的各方材料,表现出足够的信心,落落大方的告诉他们你的行程,计划,甚至是个人的信息,说服签证官或是海关官员,你没有任何移民倾向,会做个守法的好客人。我的整个旅行,项目内容很复杂,在香港办签证的时候,我就因为阐述不清楚,再加上没有足够的资产证明,被拒签过一次,所以这次我也非常紧张。但是有了上次的教训,我也准备充分了一些,最后对答自如,顺利通关。

飞机飞向东京时,我看到夕阳下时平坦坚实如大地一样的海面。这里是北太平洋。在从洛杉矶飞往丹佛的途中,我看到错落有致,黑白相间的冰川山地,后来我才得知,这里就是中学地理中学过的著名的落基山脉(Rocky Mountains)。这些画面震慑我心,是我这将近二十三小时的旅行中难忘的画面。美国中部山地时间,九号下午五点多,我终于抵达目的地丹佛国际机场。间隔年旅行真的开始了。

(PS:照片是我和老公一起制作的给Host Family的礼物。这是一张华语歌曲的精选集。封面和封底是我自己画的小画子,全部设计是老公一个人完成。是不是很赞。)

DSC02260

日志
还没有人丢纸条儿

终于要出发

nezame

好久没有更新。在14年的最后一天,新年即将开始,是时候要做一些汇报了。

两天前,我收到了美国签证。前天去采购了给hostfamily的礼物。昨天收到了回家时定做的旗袍。所以陆陆续续准备了一年的间隔年旅行真的要开始了。

关于筹款

我最终筹到了人民币14148元。真的谢谢大家,包容我如此不专业的筹款。我会准备一份小小的纪念品表达我的感激。是什么纪念品呢,这里先保密,我想在适当的时候再揭晓。

十月份的时候,我申请到Up with People的奖学金。加上家人和朋友们的支持,我终于真的可以踏上这次旅行。

关于行程

我将会于1月9号抵达科罗拉多州丹佛市。在那里,我会和来自世界各地的参与者一起参加orientation和training。五个星期之后我们就会开始旅行。我们将游历新墨西哥州、亚利桑那州和加利福利亚州的五个城市。然后前往南美洲的墨西哥。最后会去欧洲的德国、瑞士和荷兰。

我所参加的这一期赶上了UWP的50岁生日。据说整个团队来自二十多个的国家,还第一次有两位古巴的队友。大部分都是二十来岁的年轻人。未来几乎每个星期都要上舞台做演出,每个星期都要住在不同的当地人的家里……所有的这一切,都让我兴奋又不安。光是想想心都要跳出来。

祝自己好运。愿新的一年里,我们都尽情尽力。

相册
还没有人丢纸条儿

香港行迹之大浪西湾

 

刘克襄在《四分之三的香港》一书中,第一篇写的就是西贡大浪西湾。来这里五年了,终于有机会踏上这片香港的天涯海角。

这条传说中香港最美的行山径属于麦里浩径二段。可以从万宜东坝出发,经过浪茄,要翻一座西湾山。我们那天是从西贡搭的士直接从西湾亭出发,降低了很多难度。一路会经过两个海滩。西湾和咸田湾。这两个海滩都很赞,靠山面海,水清沙幼。这条山路一路的风景都不同,会经过好几个古老的小村落,湿地的景致和南方的植物,在山与海的迂回中悄悄的累积。

我们停在咸田湾,玩了好久。几个朋友,有的游水有的踏沙,我和然儿捉住了一只小螃蟹。因为下了一场雨,海上的人都突然消失了一样,只剩下我们几个,在海天之间嬉笑。

还没有离开的时候,我就已经想着下一次还要再来。那时候,我们要搭一个帐篷住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