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还没有人丢纸条儿

冬的故乡

zhaopin1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年尾。在11月末,香港总算迎来了她的冬季。只不过一夜的时间,火车站迎面的凤凰木就垂下了枝叶。又是一个多月过去了,没写什么,有很多话积压在心里,想说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然要去瑞典了。那里现在大部分是黑夜。只有短暂的白天。有北极光,有厚厚的积雪。我想象着,很向往。冬长,夜长,生命神秘,孤独绽放成一朵荷花的模样。而这样的寒冬这样的深夜,生命会蕴藏怎样的希望。昨天看书,马建说了一句好玩的话。他说香港是「热带地区出不了什么哲学家」。我一看到就笑了。是啊,如果连「昨夜西风凋碧树」都没有体会过,还哪来的大哲学家。而笑着笑着,风就吹来,虽然好像不是从西边来的,但是也冷了。

冬季是宝贵的季节。农人劳作了一年,冬季就可以休息,准备过年,外面虽冷,却可以在家里享享福了。土地也在这时闭上眼睛睡觉。厚厚的白雪掩盖着未来一年的生机。人在冬季,身体闲下来,可是思想会被炉子里的火苗点燃,越冷烧得越旺。

香港不一样。冬天在这里,还是很多生机。树在长,花在开,香蕉和木瓜都还结在树上。最近我认了好几种树。南洋杉,樟树,凤凰木。可是我最喜欢的那种树,我还不知道他的名字。那种树就在第一张照片里面。他是那么的挺拔,纤细舒展,叶子不多,美的一目了然,没有遮盖。这种树也长在山头,几乎在悬崖上,但是那么多次大风,它从来没有被吹下来。于是,我常常在一片风景中认出他们,他们就成了我眼里的坐标。我想如果我终不知道他的名字的话,我就要给他一个名字。
zhaopian2
有时候路过风景,就用手机拍照。现在生活的选择很多,走的路也多,可是照片拍的却没有以前多。发出来也不容易,工序繁琐,发出来也没有回音,像把石头扔进了太深的湖里。

经过上面这株枯枝很多次了。这次见到它的时候,我吃了一惊。因为发现它在生长。光秃秃的枝干像被雕刻了一样的有力量。这种力量难以言说。当时,我真的就说不出来话,朝拜了许久。后来,我写下了一句「青枝戳穿了城市的谎言」。想想,还是叫回「枯枝戳穿了城市的谎言」吧。城市人追求的一切繁花似锦,相比这一株枯枝,都黯然了。
zhaopian3
这颗「林之心」是我在悬崖旁的矮树林里面捡到的。它好完整好透彻好脆弱,几乎让我看见了它的秘密。它满身都是刺,只有轻轻的捧在手里才不会被扎伤。
zhaopian4
在香港久不见火烧云。加上我常常喉咙淤住,不知道是不是雾霾的原因。那天在楼顶收衣服的时候看到这片穿过森林的火烧云。它们映红了我的脸和我的眼睛。

如果有另一个世界,我希望那里有这不知名的树,有这片云,有城和雷,而我,捧着「林之心」,有一天也会去那里。

日志
还没有人丢纸条儿

出发的前夜

Keira Knightley

她的眼睛在黑暗中寻索,烟蒂的最后一缕青烟点亮了幽蓝的天,像一个慢镜头,仿佛一个圣洁的仪式。她确信自己要离开这里,但是在离开之前,她还要完成一件事情。

她用了很长的时间,才弄清楚,自己只是个平庸的人。这个事实,把她从光火闪耀中一瞬间带到无边黑夜里。

那个夜里,她和燕、丽、洁还有几个其他想不起来的朋友去了一个的地方。顺着从她家出街不远的大街一直往前走,旧工人活动中心后面一个隐蔽的楼梯,一拐进去就进到这座废弃的旧工业大楼。老电梯吱吱呀呀的声音把他们带到了十三层,走廊的尽头一个紧闭的门,一个巫师一样的女人开的门,他们一个个进去,然后大家就四散开了。她还在疑心,为什么要来这里。朋友们只是一个个不说话,只各自去做各自的事情。她看见她们在那里做各种的仪式。有一个中年男人在一个房间里朝她看来,晦涩的眼神,示意让她进去,那个房子里有一种氛围,让她迷糊起来,好像熟悉这里的一切。她就进去,他就帮她一件一件的脱去衣服。她明明想抗拒,可是身体却无动于衷。那个男人为她丈量了她的每一寸皮肤,她并不感到羞涩,也没有激情。他和她一起进去里面的一个房间,里面冒着蒸汽,燕、丽、洁还有其他几个人都在里面,她们泡在水里,她看看她们,摇摇头表示不想。于是男人就继续领她进入里面的一间房子,里面有一张很大很大的床。男人很快躺下了,睡着了。她的精神很疲倦,就慢慢掀开被子,刚躺下,就发现旁边有个小女孩很贪婪的睡着,她挣扎着起来,意志抗拒着周围的一切,使劲的摇晃那个小女孩,把她拉起来,往外跑,经过水池,经过女巫,她们跑出了门外,那个女孩还是迷迷糊糊的,可是她已经清醒了起来。

天就彻底亮了起来,晃眼,她觉得没有睡似的累。但是,还是要起来了,该走了。

日志
还没有人丢纸条儿

十二个男人

十二个男人为你倾倒
一些站在山岗 一些站在山脚

在土里种花 捧着果实 向着大海跑
握着画笔 红房子站起来了 草原上炊烟渺渺
有一个牧场 里面跑满了小猫
露宿街头 喝一口酸啤酒 抽地上捡的烟头
不会说话 眼睛里有今天的雨水 和明天的土地

你深爱的这十二个男人啊
长着云雾的翅膀 如今是远星 看不清棱角

日志
还没有人丢纸条儿

这里 (二)

高行健 宁静(La sérénité 2011 indian ink on canvas)

高行健 宁静(La sérénité 2011 indian ink on canvas)

没有见过
狮子
也没有见过
四季

空气
你不曾闻过
宁静
你也不曾听过

疼痛
肉体的温度
记忆
没有过去

现在
一阵阵心跳

合眼
不见黑夜
不见天明

(下面还改了一个版本,喜欢上面这个版本稍多。)

你没有见过狮子的咆哮
也没有见过轮回的四季
你不曾闻过空气的清香
安静也不曾是耳中的声音

记忆里 你没有过去
现在是一阵阵 心跳
合上眼 看不见黑夜
明天也不会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