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还没有人丢纸条儿

六月二十五日

周末 六月二十五 雨季的一个艳阳天

终于到了这个属于我自己的时间。他已经睡着。房间里那部上了年级的冷气机像发电机一样的轰鸣。

现在这样的时间好少。自从开始新的工作,每天的生活被卡的死死的。不敢熬夜,不能睡懒觉。我像马达一样一直奔跑,睡觉也是像机器设定的程序一部分。在香港的生活总是这样,或者你被这座城市遗忘在自己的房间里,或者你被这座城市牢牢的抓着,在街道上追赶,在电梯上奔跑,在地铁里面穿行。今天是这两种生活都经历了一遍。

他昨天去露营,和几个朋友。但是我知道他心情不好,不会玩的开心。工作日定的闹钟把我早早地闹醒,可是我不想起来。虽然他在家的时候,我总气他让我太辛苦,但是他不在身边的时候,我却连起床的劲的都没有。就这样睡不着又不想起来一直拖到了中午。手机被我从满格电刷到了百分之十。

终于起床,在冰箱里找到昨天的稀饭和蒸饺。热来吃了。看了一集电视剧。之后又爬回去床上。起来的时候,大半日已经过去了。天哪。我打算起床,去参加我在fb上看到的一个活动。然后再去参加另一个活动。最后再去参加另一个活动。

不过最终我只参加了其中的两个活动。一个社区导赏团,从上环步行到西环。可能是因为自己是在胡同大杂院长大的原因,周围都是老房子,交错的巷道。我对于有点破败的老区特别有好感。几位本地导赏员一路上用蹩脚的英文给我们讲解。听那些英语真的好费劲。本来我好期待这次旅行,不过,这些英文让我分心,而且同行的还有一个我的上司。走着走着,天就黑了,有的时候有一两阵风,不过大多数时候,我的身上都是黏糊糊的初夏的气息。

走到西环,到达“厨房”。就直接参加那边的Party。今天是“厨房”的最后一天营业,明天就关门大吉了。不过这里一点都不悲伤。屋子里面挤满了人,喝酒。相聚。对于不能改变的事情,有的时候,喝酒和相聚,也许是一种最好的告别。

我和她聊了很久,在露台上,我最喜欢这里。我说的不多,大多数时候,我都在听她说她的疯狂大脑。我们的相伴一直到她下了地铁。我感到我的大脑变得像她的一样疯狂。

赶回家,她已经到了。在和他聊天。他没有那么伤心了。

我还有好多事要做。不过这是最后一件了。

发表评论

标记 * 的是必填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