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还没有人丢纸条儿

表达

By Kumaori

By Kumaori

人如果可以表达自己,是幸福的。

顾城在《一个人应该活的是自己并且干净》中说:「人的生命里有一种能量,它使你不安宁。说它是欲望也行,幻想也行,妄想也行,总之它不可能停下来,它需要一个表达形式。这个形式可能是革命,也可能是爱情;可能是搬一块石头,也可能是写一首诗。只要这个形式和生命力里的这个能量吻合了,就有了一个完美的过程。 」

我太喜欢这段文字,可以说它点亮了我。(顾城的很多文字都点亮了我,在我身上烧起一团团火, … [阅读全文]

日志
还没有人丢纸条儿

身体缺席下的虚拟世界

Hand-of-God

某次在课堂上与学生讨论互联网上的虚拟身份时,有学生提出一个有趣的问题:网上的虚拟身份是否也是真我的一部分,而不一定是完全失真的,即他/她的虚拟性(例如明明是“宅男”,却建构自己是女友无数的“情圣”),也或多或少呈现了他/她内心的欲望,即欲望在现实生活中无可能演绎出来的“我”或接触的真实。 … [阅读全文]

日志
还没有人丢纸条儿

出发的前夜

Keira Knightley

她的眼睛在黑暗中寻索,烟蒂的最后一缕青烟点亮了幽蓝的天,像一个慢镜头,仿佛一个圣洁的仪式。她确信自己要离开这里,但是在离开之前,她还要完成一件事情。

她用了很长的时间,才弄清楚,自己只是个平庸的人。这个事实,把她从光火闪耀中一瞬间带到无边黑夜里。

那个夜里,她和燕、丽、洁还有几个其他想不起来的朋友去了一个的地方。顺着从她家出街不远的大街一直往前走,旧工人活动中心后面一个隐蔽的楼梯,一拐进去就进到这座废 … [阅读全文]

日志
还没有人丢纸条儿

2012.5.1.摄于 塔门

2012.5.1.摄于 塔门

遇见顾城实在是幸运的。虽然我遇见他的时候,他已经永远睡下了,他的床是遥远的南太平洋小岛。可能是我现在也身在另一个小岛,一个失落的小岛,所以那些他笔下的意象,与我是这么亲切和珍惜。

在一个内陆的小城市生活了18年,从小我最向往的地方就是大海。命运却真是眷顾我。它一步步的把我牵到大海上,让我住在岛上。香港是个小岛,这里的人都紧张而刻板,虽然我们长得差不多,可是他们说着我听不懂的话。唧唧哇哇的,平时说话有点凶,可是 … [阅读全文]

日志
还没有人丢纸条儿

站在夜里的树

By 森友治

By 森友治

于是,我又回来了。回到这里。有些事情,要有个交代。我是个喜欢放弃,善变又喜新厌旧的人。很多事情,我都难以坚持。这次回来算是给自己多一次机会,告诉自己,这次要善始善终,你可以做到。

开学来,我开始很多尝试。学英语,规划未来。对周围遇见的新朋友、重新认识的旧朋友,都热情和主动。对我来说,这些事情都是自己逼自己去做的,也许以前并不是这样,我想真的是年龄的增长,原来自己的一些特质正在慢慢的黯淡。上课的时间不多,事情却是做不完。忙碌是 … [阅读全文]

日志
还没有人丢纸条儿

十二个男人

十二个男人为你倾倒
一些站在山岗 一些站在山脚

在土里种花 捧着果实 向着大海跑
握着画笔 红房子站起来了 草原上炊烟渺渺
有一个牧场 里面跑满了小猫
露宿街头 喝一口酸啤酒 抽地上捡的烟头
不会说话 眼睛里有今天的雨水 和明天的土地

你深爱的这十二个男人啊
长着云雾的翅膀 如今是远星 看不清棱角

日志
还没有人丢纸条儿

离开图尔穆思

Turtle Balloon

你越来越不喜欢这里。这个他们把你送来的世界。是时候该离开,早应该离开了。可是你只能在原地坐或者跳,飞船没来,等不来。那边的世界没有你,而你在这个被隔绝的空间里,呼吸也如游丝般微弱。你想写下、或者唱出你的感觉,流泪或者沉默,也都是你的表达。

这一天好长,你的心口尝到了五味。你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想离开这里。四百年,你还是个外来者和被隔绝的人。你记忆的最下一层,是一层没有除菌的酸奶酪。原来你从来无法习惯这里的任何一条光线,而这片灰土里生出的青枝,你也从不知道它叫什么名字。你应该给它命个名,可是你不能,因为你早已丧失了自己的语言。墨晕染在水里,目的地已经消逝不见,模模糊糊的,你好想念有羊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