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已经有 1 张纸条儿了

香港书店

这个季节的港城,爱书的人像候鸟一样出现在城市的视野,在书店和书展中穿梭。

第一次去书展已经是几年前的事情,也是在会展中心。虽然常常在对岸看见这座展开双翅的地标建筑,但是我却一直没有搞明白它的用途。直到我在那次书展踏入其中。在人群和贴满了海报的展台前迷失,坚硬的大理石地砖和封闭冰冻的会场,没有一处可以歇脚。一圈下来,走痛了的双脚,只想赶紧搭上随便一辆迎面而来的车逃离。

也是那次,我第一次 … [阅读全文]

日志
已经有 1 张纸条儿了

阿莱西丝

我们店里每个人都爱猫爱狗。有个女孩特别爱。

她并不是一个脾气很好的人。对客人,我几乎没见过她笑。如果有客人要求多一点,她还会有点不耐烦。但是如果有小狗或者小孩来到店里,她就会像看见同类一样尖叫着第一时间扔掉手头的活,跑出去招呼他们。

在中上环附近的这个社区,不缺的是来自世界各地的名犬。威尔斯科基,日本柴犬,英国古代牧羊犬,西部高地白梗……她特别喜欢的是一只被毛发覆盖的看不见眼睛的古代牧 … [阅读全文]

日志
还没有人丢纸条儿

心痒痒

时间过得好快。

距离上次写公号一晃已经过去了一年又十个月。虽然没有写下什么,但是这段时间并不是没有发生有趣的事。

这段时间,我把自己埋在了家里。心情好的时候,会做一顿麻辣香锅,还会花四十分钟做一盘金源小馆里的山东烧鸡。

认识了楼下泰国佛具铺的阿华,他的眼睛很小,每天会站在店门口抽烟。有一次我买菜回来,手上拿满了东西,他把烟头扔掉走过来帮我把门拉开。发记鲜果的老爷爷和老太太是我每个 … [阅读全文]

日志
还没有人丢纸条儿

塔门之行

DSC06563

上周,我去了一趟塔门。这是回家后第一次出行。

塔门又名草洲(Grass-Island),一听这个名字眼前就仿佛出现一片水草丰茂之地,很有意境。从吐露港马料水渡轮码头乘船,一个小时就可以到达。早上八点半有一班船,我八点没到就到了码头。

这是我第二次去。上一次是和曼青一起登岛。记得那天有一点阴雨,我和即将离港的曼青突然想出行,我们毫无计划的出发, 却意外地收获了那里的僻静平安。 … [阅读全文]

日志
还没有人丢纸条儿

目的地(附送书)

DSC06252

六月初,我回到了香港。在九龙城的家中,平静的度过了三个星期。一个晚上,和几位新老朋友在新亚的露天剧场看五条人的小演出,后又去了楼顶看马料水的夜景,凑着不大声的手机听一听彼此喜欢的歌曲。灯火下熟悉又新鲜的夜港和母语下不言而喻的沉默像流水一样,带着不久前的旅行缓缓的远去。一起旅行的朋友们有些又继续出发了。而我知道,我已经到达了目的地。

回到家。这几个星期,做的事情和我出去旅行前在家里做的 … [阅读全文]

日志
还没有人丢纸条儿

妙音送长风

2013年3月23日凌晨一点,我开始这个新的blog。带着我对自己的承诺,我想开始一段新的旅程,这旅程就从这博客开始。
在“点点”上,我写过这样的话:“2012年12月24日,我辍学了。世界和自己捆绑在一起被我厌弃——我想这是一个新的开始。”

2008年8月23日,一个人,一辆单车,一次清流关重行。 2008年8月23日,一个 … [阅读全文]

日志
还没有人丢纸条儿

荒地开垦

想重新开垦这片荒地。热土飞扬,虽然已经长满了荒草,可是分明我还看到那些满天星,开在林子的深处,星星点点的像是我的梦境。這個世界太吵,這個地方太靜。

停了那么久,回到起点,才知道耕种的意义。无论是去到远方,还是回到故乡,心灵都要有一片可以呢喃的山林。过去之于此时,像是我看不见得尾巴,它的颜色越来越透明,快要抓不住的消逝掉。我从心里感到痛楚。

一篇从来没有读者的故事,自己成为了第一 … [阅读全文]

日志
还没有人丢纸条儿

“一次色调明亮的起飞”

upHI-FOTO! 的故事缘起于四月中一个春风沉醉的夜晚。

那个晚上,Joey和Temple,从大学站到大埔墟,伴着月亮的余光,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就种下了这么个五彩缤纷的梦。第二天,这个小店就诞生了。写这篇文章的时候,脑袋里浮现出朱大可先生写给《1984先锋队》的那句话,我们也真心希望HI-FOTO!会成为——“一次色调明亮的起飞”。

还记得读大学的时候,那里的碧海蓝天吗?每天睡地甜甜 … [阅读全文]

日志
还没有人丢纸条儿

喜欢的人都在身边

cute baby

前些日子,看比尔 盖茨和华伦 巴菲特在美国内布拉斯加大学与同学们的互动演说。他俩都表示自己是很幸运的。因为可以做喜欢的事情,一同工作的同事也能自己选择,就都是自己喜欢的人。我明白,这真是很幸福的事情——喜欢的人都在身边。

昨天是圣诞节,可是我们却是不欢而散。朋友陪我回来的时候告诉我,和相爱的人相处的过程,就像照镜子,你会不断看到更清楚的自己。这是过来人的肺腑之言。呵呵。是的,我看到自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