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还没有人丢纸条儿

身体缺席下的虚拟世界

Hand-of-God

某次在课堂上与学生讨论互联网上的虚拟身份时,有学生提出一个有趣的问题:网上的虚拟身份是否也是真我的一部分,而不一定是完全失真的,即他/她的虚拟性(例如明明是“宅男”,却建构自己是女友无数的“情圣”),也或多或少呈现了他/她内心的欲望,即欲望在现实生活中无可能演绎出来的“我”或接触的真实。 … [阅读全文]

日志
还没有人丢纸条儿

上帝的名字

Pic by Megatruh

Pic by Megatruh

在看了life of PI之后,二十四小时,我煲了一天。

毫不夸张的表示,这个故事包含了我对宗教的既有想象,也和我心中理解的信仰之于生命的意义特别合。电影像一幅让人目不转睛绮丽长卷,我目瞪口呆而又激情澎湃。人相信的 … [阅读全文]

日志
还没有人丢纸条儿

古怪的朋友

古怪的朋友
——远藤周作(原作)林漪轩(译)

我有许多的朋友。文坛中的安冈章太郎、吉行淳之介、阿川弘之、三浦朱门,都是我初出茅庐的青年时代的伙伴,郊游将近四十年。因此,他们无论是风华正茂时的脸庞,中年岁月的表情,还是进入老境后的面孔,我都非常熟悉。 … [阅读全文]

日志
还没有人丢纸条儿

止於至善

今天是學院的家會。我們家去了Prof. Wong的家拜訪。吃得很好。結束後,和住神學樓的三個同學一起返回。經過一條辮子路。海生是香港的同學,就同我們介紹,“因為傳說晚上12點的時候,這條路會出現一名女子,你在後面看她有一條麻花辮子,但是你走到前面發現她前面也是一條麻花辮子。。。所以後來大家就叫這條路為辮子路。。。但是我們以前也找一幫男生晚上12點一起來看,結果沒有的。”“因為鬼少人多嘛,鬼也怕的。”大家大笑了。 … [阅读全文]

日志
还没有人丢纸条儿

从石壁而来的感恩

今天晚上一直熬夜,寫前面一篇文章,是一句提醒,說我可以記下這些感受。還有一個原因,是因為我犯了個錯,於是一直心裡不安寧。我想起這些囚友。我感受到,我真的很怕在我犯錯誤之後,再也沒有人願意關心我,沒有人來愛我;因為我知道,我也會常常的犯錯誤。

去石壁監獄,真的是很感恩的一次行程。一開始的顧慮,到過程中的感動,現在的掛念。雖然,出發點是想去做一些服侍,但是,結果是感受到,自己被服侍;本來是想去醫 … [阅读全文]

日志
还没有人丢纸条儿

彩虹下的鱼

07年5月摄于海华苑

07年5月摄于海华苑

这次回来学校特别奇怪。

八月份在家的时候,和妈妈吵大架,发誓以后自力更生,再也不是孩子。离开家一个星期前我就收拾行李,脑子嗡嗡的只想把所有想带走的记忆都装进箱子里。回来学校,我一个人住寝室,一住就是四个多月。考六级前小纯回来和我住了一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