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已经有 1 张纸条儿了

阿莱西丝

我们店里每个人都爱猫爱狗。有个女孩特别爱。

她并不是一个脾气很好的人。对客人,我几乎没见过她笑。如果有客人要求多一点,她还会有点不耐烦。但是如果有小狗或者小孩来到店里,她就会像看见同类一样尖叫着第一时间扔掉手头的活,跑出去招呼他们。

在中上环附近的这个社区,不缺的是来自世界各地的名犬。威尔斯科基,日本柴犬,英国古代牧羊犬,西部高地白梗……她特别喜欢的是一只被毛发覆盖的看不见眼睛的古代牧羊犬。她蹲下来抱着差不多和她一样高的牧羊犬,笑的像个婴孩。

有一只叫Jackey的小白狗,因为她曾经削过丰水梨给他吃。Jackey就记住了这里,每次主人牵他经过,他都会在店门口伸头进来不愿意走。

她买猫粮放在店里。平时遇到附近的街猫,她也会立刻冲进店里拿猫粮喂它们。时间长了,有猫猫会自己走过来找她。一只三花会坐在在我们的窗口不远处,仪态端庄。她给它起了名字叫,茶猫。

在乐古道坡道上的几个停车位旁,她发现了一只长年住车底的街猫。她给她起名叫猫妖。每次一唤,她就从车底钻出来。下班后,她会端着装满猫粮的纸碟,走过来喂她,喂完还和她玩一会。猫妖很亲人,每次喂完要走的时候,猫妖会追着她走一截坡道才会停下来回去车底。

都市的通勤生活是紧凑的奔波。每天,她都从新界的火炭搭火车入九龙,再转地铁过港岛,长途跋涉。日复一日的做这份茶店的工作。每天十个小时,还不包括两个小时在路上。即使已经做了快两年,如果店里一下子涌进多几个人,她还是会紧张起来。

在不忙的时候,她会坐在板凳上读一本读了很久的《七武士》,或者眼睛盯着空气发呆。偶尔冒出一句,好闷哦。

我问过她,以后想做什么。她告诉我,她在储钱计划去台湾。在阿里山北部的一个被竹林覆盖的小镇,她会去那里学竹编。

虽然她完全会说普通话,但是她从来不和我说。她总是不理我的反应而一个劲的说广东话。如果我终于舌头打结,说起来母语,她就立刻提醒我,要说回广东话哦。

“竹编要学多久?”

“两年。”

“学完了做什么?”

“回来喽,可能做工作室。”

“做这个应该挣不了什么钱。”

“我都不是要挣很多钱的人。”

我用蹩脚的广东话问她,她有一句没一句的搭理我。

入夏的香港,多风多雨。刚下完一场大雨。她望向窗外,自言自语,不知道猫妖现在怎么样了。

我知道它怎么样了。它被雨水打湿了全身,但是太阳出来的时候,它就从车子下面钻了出来。

1 张纸条儿了已经

发表评论

标记 * 的是必填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