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还没有人丢纸条儿

城南客厅之四:印度往事(一)

关于印度,人们总是有很多坏印象。在去那里之前,每一个听闻的朋友都叮嘱我注意安全。出发之前,我还专门去桂林街买了贴身腰包和防盗锁扣。带着所有的传闻,在情人节的前夜,我踏上了飞往德里的飞机。

对印度,我没有多少期待,因为我从来没有把这里当做过我的旅行目的地。生于一个发展中国家的三四线小城市,垃圾围城和汽车鸣笛对我来说完全不是什么异域风情。还有那些与中国菜范式截然不同的浓稠印度咖喱,我也实在提不起任何兴趣。可是即使是这样,和印度初次的相见还是让我非常震惊。

我和我的德国女友诺娜在德里机场碰了头,我们要一起飞往南印度的喀拉拉邦开始背包旅行。第一站是瓦尔卡拉的悬崖海滩。我们住在海滩旁悬崖上纵横交错的巷道中的一间旅馆。开旅馆的是一对印度俄罗斯夫妇。我对他们的印象不错。那个俄罗斯女人胖胖的,英文说的不太好,大多数时候,她和她的金毛狗都在屋子里面。走出旅馆,就到处都是塑料瓶,卫生纸,烧焦的树叶。我们就在垃圾包围中四处闲逛。

在这个地区,几百家做游客生意的店铺几乎包围了整个海滩,黑瘦的印度女人坐在店铺的门口,观察过往的每一个行人。她们很快认出来我们是新来的。招揽我们说,进来看看吧,我这里有很多漂亮的东西。

周围的白人比印度人还多。他们穿着人字拖,鲜艳的麻布衣裤,夹着瑜伽垫,在商店里自如的砍价,兴致勃勃的说自己的语言,不假思索的奔走。两个小时后,我们也买了和他们一样的彩色衣服,很快就加入了他们的行列。

海边的活动让人意兴阑珊。白人们戴着墨镜,解开纽扣,几乎赤裸的暴晒在烈日之下。下午的沙滩上本地人很少,几个当地女孩穿着长衫长裤浸泡在海水里,不远处的朋友在给她们拍照。几个深色皮肤的男孩在打板球。他们吆喝着我听不懂的语言。一个印度小哥背着十几个大大小小的鼓在海滩上穿梭,我们前面的一个白人小伙子把他叫住,他取下了他的手表问能不能换一只小鼓。印度小哥接过了手表,翻看了一下说这是中国产的,所以不值钱。不知道他们又如何交涉了一番。印度小哥最终从身上解下了最小的一只鼓递给了他,然后把这枚不值钱的中国手表戴在了自己的手上。

在这个到处是垃圾的悬崖海滩上住了两天之后,我们坐火车继续北上。在去阿勒皮的渡轮上,我见到了法瑟。法瑟是诺娜在德国的合租室友,他是来自喀拉拉的小伙子。正是因为他的强烈推荐,才有了我们这一次的印度之旅。他在德国学习软件工程,今年刚刚毕业。虽然对自己的故乡无比自豪,但还是努力的在德国求职,义无反顾的要留在异乡。他告诉我,在写了上百封求职信之后,他终于在一家电动汽车公司找到了工作,这次回来是正式开始工作前的短暂返乡之旅。从小在喀拉拉长大的他从来没有乘过这里最出名的回水游船,为了陪我们,他也是第一次登上这艘渡轮。不知道为什么,虽然是第一次,但是我却觉得他像在与这里的一切告别。

渡轮载着十几个游客,行驶在阿什塔穆迪湖的宽阔河道。湖上的风景大不如谷歌上搜出来的图片。八小时的船行也终于让我们倦怠。法瑟却兴致高昂,每隔一小会就和我们确认是否喜欢这里。我总是礼貌的回答,我感觉很好,这里很美。诺娜却终于按耐不住,问他为什么总是重复问同样的问题。他告诉我们,这是印度人的传统,总是希望客人开心。

隔了好长时间,他不再问我们。直到要告别的时候,他终于还是忍不住又发问:你们觉得今天的旅行怎么样,喜欢这里的一切吗?

(未完待续)


 

“城南客厅”是一个朋友之间的聚会。我们在这里分享我们的热情,旅行,故事和技能。

在过去的城南客厅中:

· 2015年第一次活动,科长来给我们分享了他和篆刻的故事。科长准备了工具和材料,让我们每个人都动手体验了一番。最后每个人都亲手刻了一枚属于自己的石头印章。

· 第二次,学美术的阿陪来给我们讲绘画。从历史,讲到色彩,还有他喜欢的画家。在投影大屏幕上我们一起欣赏了好多世界名画。

· 第三次的活动,是日剧爱好者七七来给我们分享了她喜欢的日剧和日本明星。她一口气给我讲了日剧的生产,播出,档期的分类,还分享了从98到13年每年播出的一些具有代表性的日剧片段。

· 第四次是关于印度。刚从印度背包回来的庙给大家分享了旅行的见闻,学印地语的其然给大家讲了自己的印度观察。我们一起喝了印度奶茶,结束了还去品尝了地道的印度菜。

未来的活动:

· 下次活动,刚刚从北韩带团旅行回来的媛媛来给我们分享她的北韩见闻。我们还会一起看一部106分钟的纪录片《太阳之下》(又名:幸福北韩)。

· 六月份的主题是“素面相见:谈谈从文学到电影这件事情”。太阳和Pizza会来分享在文学改编电影上,他们的感受和经历。

· 七月份,“电影中的九龙寨城”……

回忆起来之前的每次聚会,大家都玩的很开心。以后我也会在公号里记录我们的活动,分享其中一些有趣的事情。

发表评论

标记 * 的是必填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