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还没有人丢纸条儿

心痒痒

时间过得好快。

距离上次写公号一晃已经过去了一年又十个月。虽然没有写下什么,但是这段时间并不是没有发生有趣的事。

这段时间,我把自己埋在了家里。心情好的时候,会做一顿麻辣香锅,还会花四十分钟做一盘金源小馆里的山东烧鸡。

认识了楼下泰国佛具铺的阿华,他的眼睛很小,每天会站在店门口抽烟。有一次我买菜回来,手上拿满了东西,他把烟头扔掉走过来帮我把门拉开。发记鲜果的老爷爷和老太太是我每个星期必去探访的朋友。我会在那里买一块钱一颗的元朗鸡蛋和十八块钱一个的金马牌椰青。老太太很精明,总是把卖不完的水果搭售给我,还卖给我番薯,教我用番薯和芥菜煮一种潮州人爱吃的咸粥。老爷爷很实诚,他总是多塞我一颗柠檬,或者给我少算几块钱。

沿着贾炳达道去街市,我一路上和胶鞋店还有石油气公司的几只猫猫们打招呼。一只小棕看起来营养不良,眼睛也不明亮,每天都窝在一个皮鞋盒里,睡在卖鞋阿姐的脚旁。那个给我扛煤气罐上七楼的瘦小苍老的阿叔,不送煤气罐的时候,他就坐在沙发上,呆呆的看电视,靠着他的是一只灰白斑纹的短毛猫。

这段时间,本来哪里也不想去,可是还是去了好多地方。远的,近的,都市和郊区,还有朋友的家里。洪圣爷,下碗窑,高塱村,牛头角……和爱人和朋友们花了不少时间坐在四号码头上,喝啤酒。

生活的不确定,在这个人来人往的小岛上,每天仿佛一块拼图,每张脸是一种颜色,一点一点在我的眼前显现。

这段时间,仿佛一成不变,我们都站在中间。可是也就在某一个瞬间,仿佛说好了一样,一切就从此改变。

发表评论

标记 * 的是必填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