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还没有人丢纸条儿

杀鲍

昨天阿云来家里做客。第一次尝试做鲍鱼。

鲍鱼是自己杀的。看着网路上的视频,如何落盐,如何用牙刷,用勺子分离肉和壳,再去内脏等。干净利落。到自己动手,鲍鱼被盐腌后,紧缩扭动的躯体,像极了私处,于是下意识的也极痛苦。分离肉和壳时,不知道从哪里下手,勺子胡乱的一插,粉红色的血液渗出,染了一手一盆。还要用这盐渍血染的手再触摸青色的淤泥般的内脏。天呐。处理完一个鲍鱼,我就几乎四支僵劲。但是一方面反胃、惊触,另一方面却又为自己征服了这件事情而有冰冷的快意。

壳子上铺着粉丝,鲍鱼肉淋上蒜蓉酱汁。蒸好之后,撒上一点葱花,再用热油一呲。等到上了饭桌上,杀他们时我的那一半痛苦就越来越淡了,把这道菜称为自己的成功。

发表评论

标记 * 的是必填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