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还没有人丢纸条儿

塔门之行

DSC06563

上周,我去了一趟塔门。这是回家后第一次出行。

塔门又名草洲(Grass-Island),一听这个名字眼前就仿佛出现一片水草丰茂之地,很有意境。从吐露港马料水渡轮码头乘船,一个小时就可以到达。早上八点半有一班船,我八点没到就到了码头。

这是我第二次去。上一次是和曼青一起登岛。记得那天有一点阴雨,我和即将离港的曼青突然想出行,我们毫无计划的出发, 却意外地收获了那里的僻静平安。

前段时间在外面旅行,去了很多地方,不同的地形地貌,行道树、落下和飞起的雀鸟,都是不同的。虽然我常常惊叹眼前的所见,但却不会停留,路继续向下一站,风景也继续变化。我知道这些风景之于我的美,在于它们如此的不同,而于我又是陌生的。

一场绵软的台风刚刚过去,空气湿闷热的不明朗。离岸的船和缓缓掠过眼前变化着的风景,让我欣喜。三三两两的人们拎着钓竿鱼具,或是装备着帐篷睡袋,去岛上钓鱼或是露营。不远处有两艘龙舟在竞赛,不远处还有温柔交叠的山岛,身后是一点一点模糊的港湾,一点一点模糊的都市……

经过深涌和荔枝庄。第三站就是塔门。这个距离陆地不远的小岛,曾经是北方南下的一个目的地,因为地理位置优越,水深适宜船舶停当,这里是渔船的避风港。过去以盛产鲍鱼著称,鼎胜时有几百搜渔船停泊。岛上有一片平坦开阳的草地,大部分是山,如今大部分的岛民都已经迁去了市区,只有靠码头的地方才散落一些住户。沿着山路向上,可能是少有人上山,山道处处被巴掌大的人面蜘蛛横空结了网,挡住了上山的路。我小心翼翼的穿梭,钻过一道道蛛网,实在不行就用树枝弄破它们的杰作,好继续上山。一路常常看见蝴蝶,各式各样的。我很想拿起一块石头砸晕它们中的一只好带回家里作为我的收藏,但这只是想象。它们自由的或飞或停,而我则使劲地扭着头追寻它们的身影。有时低下头来,脚边就是肆意茂盛的蕨草。它们不起眼,生长在夹缝和荫蔽的地方,叶子有规则的排列,颜色也是参差渐变。长起来疯狂,即使枯萎了也是完整的。虽然生长在不好看的地方,但它们却生的好看。我很喜欢。

DSC06569

从山上下来,走回草地。塔门有一处出名的景。叫做叠石。两块巨大的石块天然的叠在一起,仿佛汉字中的「吕」字。沿着草地往下走就可以看见。天很热,我没有久留。

下午的时候,然然上岛来找我。我在岸边等他。在一群新上岛的游人中,我一眼就发现他,叫住他,我们都笑了。

岛民居住在港口附近,我们顺着走,一户人家的门厅吸引了我们,挂着一副「牛津大学出版社」的招牌。在这样偏僻的地方为什么会有这个?主人家出来与我们打招呼。告诉我们这是他做招牌的朋友不要了的,于是他取回来做了装饰。主人邀请我们进屋参观,原来他是一位画家,在岛上安家隐居。临街的这间屋子是他的厨房和工作室。房间并不华丽,处处都是旧物,光线不足黑黢黢的,倒是符合这个没落的小岛气质。他告诉我们,这里的东西都是岛上捡来或是朋友留给他的。岛上新汉记餐馆淘汰的十几个旧木凳,村上祭祀拜神不要了的高台桌,他都捡了回来,铺上木板、锯短了桌腿做成了家里的书架和餐桌。我们谈文字、绘画,还有中国,聊了很久。

记到这里就想停下来吧。贴两张他的画,说不定你也会在草洲遇见他。

39_painting-6-

IMG_2994

发表评论

标记 * 的是必填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