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还没有人丢纸条儿

目的地(附送书)

DSC06252

六月初,我回到了香港。在九龙城的家中,平静的度过了三个星期。一个晚上,和几位新老朋友在新亚的露天剧场看五条人的小演出,后又去了楼顶看马料水的夜景,凑着不大声的手机听一听彼此喜欢的歌曲。灯火下熟悉又新鲜的夜港和母语下不言而喻的沉默像流水一样,带着不久前的旅行缓缓的远去。一起旅行的朋友们有些又继续出发了。而我知道,我已经到达了目的地。

回到家。这几个星期,做的事情和我出去旅行前在家里做的事情几乎是一样的。打扫、晾晒、喂猫和煮饭。离家之前没有完成的论文,回来还是要继续写。一摞资料还堆在原来的书架上,时间仿佛不曾走过。

朋友们见面总问我,怎么样,说说你的见闻和感想吧。我笑笑,不知道从何说起。心里面,我知道并不是什么都没有。回来,我做了一件事情。就是重新规划了家里面的功能区。在网上淘了二手家具,布置了书架、展示柜、自己的书桌和工作区。还在大厅里铺设一块地垫,其功能为「什么也不做」。此外,我还再继续物色物美价廉的餐桌。

收拾了我和然然的书。我们的书可真多呀。惭愧的是读完的却不多。收拾书的时候,我把一些书摆在了书架上,一些书放在了桌子上。书架上多是一些我们喜爱的、收藏的或者严肃类的书。桌子上的是一些快消书(或者我称其为厕所读物)。

这两天我读了赵晗的《港漂双城记》

COVER

我对这个题材感兴趣。港漂、生活、身份、归属、志向。可是刚读上不久就有些不耐烦。因为这也是一本关于福音关于信仰的书。我对那些范式一样的思维、提问、语言再熟悉不过,刚开始读就要猜出下面要说什么。但是是同龄人,又同是港漂,经历上颇有些共鸣,而思想上也有很多映照,所以仍想读下去。读着读着,却沉下来,作者的挣扎和苦楚很真挚,有些地方让我还有些动容。有几处,对我有启发。在这里摘录下来。

现在什么都求速成,轻看等待和忍耐……我们都讨厌受苦,讨厌忍受,只想享乐,最好是及时行乐。虽然许多的问题都需要长久的忍耐才能解决,但是谁愿意等待呢?P72

祁克果在《致死的疾病》其中的一段:「……被大众包围着,被各种世俗之事吸引着,愈来愈精于事故,这样的人忘记了他自身,忘记了他在神圣意义上的名字,不敢相信他自身。他发现成为他自身太冒险,而成为与他人类似的存在者,成为一个拷贝、一个数位、一名群众则更容易也更安全得多……」P82

孩子在北京一所国际学校念书,学校里有很多中国和韩国家长,所以作业特别多。有一天,儿子回家哭了,因为做不完作业,他一看,总共二十页。他就跟儿子说:你不用写,上学很累,去玩吧。第二天他去了学校,找到那个加拿大老师就说:Are you crazy?加拿大老师解释,很多中国和韩国的父母也这么问他,不过是在他不留作业的时候。但是巴西家长对此非常反感:我儿子来中国是来学习的,不是来做作业的。最后加拿大老师妥协了,容让他儿子想写就写,不想写就不写。在这位父亲眼中,学习与做作业是两回事。我好奇问他,那你的儿子会不会有压力?因为班上其他学生都做得那么多,考试成绩那么好?他的回答很精彩:有的。有时他的中国同学问他写完作业没有。他说没有。但是他会反问:你昨天骑车了吗?玩游戏了吗?你看电视了吗?你和你爸爸下棋了吗?然后骄傲地向同学展示骑车时摔伤的手臂,这伤痕你有吗?他的儿子对此特别高兴和自豪。P85

北京学者崔卫平曾经说过:「你所站立的那个地方,正是你的中国。你怎么样,中国便怎么样。你是什么,中国便是什么。你有光明,中国便不黑暗。」P197

回到家。还不知道怎么说出自己的改变。只是to do list上多了长长的一串事情要做。

最后,我有一个小小的送书计划。先从这本开始。有想要这本书的可以用任何方式给我留言。先来后到。

赵晗,《港漂双城记》,突破出版社,2011年。

发表评论

标记 * 的是必填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