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还没有人丢纸条儿

告别

某一个夜里,我迷迷糊糊醒来,拉上毯子把全身都覆盖,香港的秋天就来了。

这一段时间以来,身边弥漫着分别的气息。达在这个城市生活了七年,拿到了永久居留权,转而却离开,要回去已经陌生的土地。阳也勇敢。一个女孩子,带着两只猫,也即将去到未知的天地。昨天在充斥着打包行李的房间里,达时不时的找出一些东西,递给我。阳在阅读法拉奇的《风云人物采访记》,两年前的达曾经在上面写下豪言壮语。这一切像一个告别的仪式。然后,我们仿佛最后一次谈天。

「我们还会一起小镇生活吗?」

「可以建一个学校。」

「我肯定是教语文。」

「你可以教小孩做网站,还可以看纪录片。」

「你可以教怎么养猫。」

……

我们就是在这样一个地方。人们来来去去,你常常在认识新人,也不停地和刚认识的人告别。生活在这里的大部分人,每年都在搬家,不停地买新的东西,又丢弃,人与人的关系像是社交媒体上的消息,随着时间线深深浅浅的流逝。

可我知道,即使这样,我们也仍然尽力想要抓住一些东西。那些我们无论去到哪里,都不会丢下的。

阳说她完全不知道未来的生活是什么样的。我说我明白,你在驶向大海。其实,我们每个人又何尝不是在驶向大海。人生的光景看似可以望穿,但是对于心灵尚且柔软的我们来说,一个选择,一个决定,意味着什么,仍然难以踹度。前面的路上,会有什么样的人,会有怎样的窗外,什么蓝色的海。

今天,我和然又去了石澳。也是一个告别。因为要搬家,我们即将离开小西湾搬去九龙城,以后来这里的机会就少了。去了那么多次,还是有很多地方都没有走过,每次都是浅尝辄止。这次安安静静的坐在坡路上,画了一下午的画。傍晚,我们爬上后山的大石块上,看着黑色的夜像烟一样一点一点弥漫到眼睛里。舍不得,却还是要走,然在前面下山,我时时抬头,他的背影和山坡上夜幕下的草枝,时高时低。

发表评论

标记 * 的是必填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