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还没有人丢纸条儿

渴望

终于把论文交出去了。下面是一场视频答辩。

自己的状态应该是悬在半空的。一场又一场的意识形态,现在没有一种能提得起我的兴趣。

宗教的漂亮的思想。我听得够。穿梭在一个又一个的祷告会,同工会,晨更,团契,可是却让我越来越看不清。每个人口中都有神,每个人都在闭着眼睛祈祷,每个人都在渴慕,可是我却觉得祂离我好远好远。我没有表情的面对一幕一幕,充满了陌生和怀疑。我常常想,这是不是我对人要求太高了,自己站在一个自以为是的制高点。

写完论文,我就开始一轮疯狂的网购。我觉得我应该写下来,记录这种空虚的绝望的行为。用消费和物质填满生活和内心。我挥霍着看不见的数字,换来短暂的沉溺和之后还急促的心跳。我觉得我应该停下来。可是却很难。

今天下午去参加了一个读书会。读的是哈耶克的《通往奴役之路》。原来这是一本经济学的书。政治经济。说的是为什么那么美好的人类愿景最后会演变成一场场人间大灾难。对平等和富裕的向往换来的是却是众多人被奴役,甚至带来整个民族的大崩溃。这是一个好问题。我不禁也联想到教会的美好愿景。我每日每日都听到的神的国度的掌权。我分不清这些之间的分别。

但是我又是谁,我又有什么资格怀疑,这么的不相信,不顺服。对一切。自己既不能自救,也并不知道出路。我心里战兢,我面无表情。

我渴望真实的生活,用双手和身体。不再是言说,而是行动。也许,人与生俱来与劳动相连。灵魂不能脱离土地,不能脱离肉体在大地上的劳作。

发表评论

标记 * 的是必填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