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还没有人丢纸条儿

恋恋风尘

2013.12.27  摄于 九华

昨天下午,洗衣机到了。厨房原来放锅碗瓢盆的一个大窟窿填满了这台崭新的惠而浦。这个家就这样好像完整了。这是我从小到大以来,最美好的一个家。

小时候家里没有洗衣机。那时候,爸妈经营一家小小的百货店。小店离家不远,走出一条不透风的土路小巷子,再走十分钟的小街,到街头的菜场,就见到我家的百货店。夏天的清晨,妈妈很早就起来,在院子的井沿上洗衣服,搓搓打打,稀稀哗哗。那个时间很早,井边只有妈妈一个人,然后才有早起的打水人和她打招呼,刚起床的老太太过来和她攀谈。而我和姐姐应该还在睡梦中。这个场景,我的记忆很清晰。这是因为长大后每每和妈妈吵架的时候,她总会讲起这一幕。

中学二年级的时候,我们搬去了新家,三楼。没有井沿了,却也没有买洗衣机。那时小店的生意已经不景气,妈妈和几个弟妹一起做别的生意,很忙。换爸爸常常在狭小的卫生间里洗衣服。这一幕,我也记着,因为爸妈争吵的时候,爸爸总会说起。过了好几年,家里有了一台荣事达洗衣机。可是很少用,平时摆在房间的一角,和一尊从旧家里带来的泥菩萨一样,不知道是被供着的,还是被冷落着。只有在冬天,洗衣机才会被请出来,偶尔用一下。没过多久,它就坏了。

前段时间,和然儿争吵,生活的,情感的,琐碎的不得了。我竟然也每每都要提起自己洗衣服的场景,今天回想起来,仿佛中了魔咒,真像轮回一般。

我常常抱怨自己没有个好记性,想来是一直以来,家庭生活中,没有什么开心的事情,生活麻木,心灵疲乏,我习惯性的不去记忆。圣诞节回了趟家。仿佛几年没有去了。家里破败不堪。妈妈摞起前额染成棕色的头发让我看,下面全是白的。我瞟了一眼,嘴上教育她要面对衰老。其实,是我自己面对不了。

在外生活,如同浮萍,轻轻飘飘,游来荡去。一回到家里,才发现有看不见的根系牵着自己的命运,只是自己一直在逃避。而仔细回想,自己也从来没有卸下过这负担,这种不安全感,让我不能真的安下心来去经历任何本应该享受的时光。

前两天晚上,Skype面试。四年多以来,第一次面试。用英语。好钝。这门语言,锈得不行。机会在面前,可是自己并不知道该怎么去获得。也想躲在这个小家里,这个有然儿的地方,永远是个安乐窝。可是我的不安全感对我说:斗转星移,海枯石烂,没有什么会永恒,你把握不住别人,也把握不了自己,更何况,是现在的这个你?

好久没有祈祷了,也好久没有写字,不过最近一直在读书,虽然该写的论文大纲,还没有动笔。那么,开始写吧。无论命运的绳子怎样牵着我,我还是应该努力拉着它走一走。

发表评论

标记 * 的是必填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