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还没有人丢纸条儿

冬的故乡

zhaopin1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年尾。在11月末,香港总算迎来了她的冬季。只不过一夜的时间,火车站迎面的凤凰木就垂下了枝叶。又是一个多月过去了,没写什么,有很多话积压在心里,想说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然要去瑞典了。那里现在大部分是黑夜。只有短暂的白天。有北极光,有厚厚的积雪。我想象着,很向往。冬长,夜长,生命神秘,孤独绽放成一朵荷花的模样。而这样的寒冬这样的深夜,生命会蕴藏怎样的希望。昨天看书,马建说了一句好玩的话。他说香港是「热带地区出不了什么哲学家」。我一看到就笑了。是啊,如果连「昨夜西风凋碧树」都没有体会过,还哪来的大哲学家。而笑着笑着,风就吹来,虽然好像不是从西边来的,但是也冷了。

冬季是宝贵的季节。农人劳作了一年,冬季就可以休息,准备过年,外面虽冷,却可以在家里享享福了。土地也在这时闭上眼睛睡觉。厚厚的白雪掩盖着未来一年的生机。人在冬季,身体闲下来,可是思想会被炉子里的火苗点燃,越冷烧得越旺。

香港不一样。冬天在这里,还是很多生机。树在长,花在开,香蕉和木瓜都还结在树上。最近我认了好几种树。南洋杉,樟树,凤凰木。可是我最喜欢的那种树,我还不知道他的名字。那种树就在第一张照片里面。他是那么的挺拔,纤细舒展,叶子不多,美的一目了然,没有遮盖。这种树也长在山头,几乎在悬崖上,但是那么多次大风,它从来没有被吹下来。于是,我常常在一片风景中认出他们,他们就成了我眼里的坐标。我想如果我终不知道他的名字的话,我就要给他一个名字。
zhaopian2
有时候路过风景,就用手机拍照。现在生活的选择很多,走的路也多,可是照片拍的却没有以前多。发出来也不容易,工序繁琐,发出来也没有回音,像把石头扔进了太深的湖里。

经过上面这株枯枝很多次了。这次见到它的时候,我吃了一惊。因为发现它在生长。光秃秃的枝干像被雕刻了一样的有力量。这种力量难以言说。当时,我真的就说不出来话,朝拜了许久。后来,我写下了一句「青枝戳穿了城市的谎言」。想想,还是叫回「枯枝戳穿了城市的谎言」吧。城市人追求的一切繁花似锦,相比这一株枯枝,都黯然了。
zhaopian3
这颗「林之心」是我在悬崖旁的矮树林里面捡到的。它好完整好透彻好脆弱,几乎让我看见了它的秘密。它满身都是刺,只有轻轻的捧在手里才不会被扎伤。
zhaopian4
在香港久不见火烧云。加上我常常喉咙淤住,不知道是不是雾霾的原因。那天在楼顶收衣服的时候看到这片穿过森林的火烧云。它们映红了我的脸和我的眼睛。

如果有另一个世界,我希望那里有这不知名的树,有这片云,有城和雷,而我,捧着「林之心」,有一天也会去那里。

发表评论

标记 * 的是必填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