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还没有人丢纸条儿

表达

By Kumaori

By Kumaori

人如果可以表达自己,是幸福的。

顾城在《一个人应该活的是自己并且干净》中说:「人的生命里有一种能量,它使你不安宁。说它是欲望也行,幻想也行,妄想也行,总之它不可能停下来,它需要一个表达形式。这个形式可能是革命,也可能是爱情;可能是搬一块石头,也可能是写一首诗。只要这个形式和生命力里的这个能量吻合了,就有了一个完美的过程。 」

我太喜欢这段文字,可以说它点亮了我。(顾城的很多文字都点亮了我,在我身上烧起一团团火,把我烧得支离破碎。)在过去的一大段时间里,我在努力感受自己内里的这种能量,这种欲望、幻想、妄想,而且也努力寻找一种方式表达自己内里的这种能量。在这个过程中,我感到内心欲望的渴求,对激烈的耀眼的事物的向往,对美的欣赏,歌唱从生命内的自然流露;在这个过程中,我也感到这些触觉的萎缩,内里的退缩,内里的无力。有一种痛苦,因为我不是我,也有一种恐惧,因为感到我不能成为我,都伴随着探索也向我涌来。

人不能停止去认识自己,认识这个世界,这条路一踏上就将行将远,必不会再回到起点。而在这条路上,人如果能够表达自己,更好的表达自己,被懂得和宽容,是幸福的。在一边去认识自己的过程中,我也尝试去寻找一种可表达的途径。

高行健在诺贝尔获奖感言上发表了一段「纯然个人的声音」:

「作家也同样是一个普通人,可能还更为敏感,而过于敏感的人也往往更为脆弱。一个作家不以人民的代言人或正义的化身说的话,那声音不能不微弱,然而,恰恰是这种个人的声音倒更为真实……文学也只能是个人的声音,而且,从来如此。文学一旦弄成国家的颂歌、民族的旗帜、政党的喉舌,或阶级与集团的代言,尽管可以动用传播手段,声势浩大,铺天盖地而来,可这样的文学也就丧失本性,不成其为文学,而变成权力和利益的代用品。」

高行健很大部分是回应中国当代政治环境下的文学创作。然而一种真正个人的声音的价值性不仅在面对某一种反动的政治大环境中具有意义,在任何一个时代,任何一个时刻,个体真诚的表达都是至为重要并且本身就有意义的。也正因为这种表达首先是对自身的意义,所以即使没有读者和听众,也仍然可以进行下去,因而也更为诚实和忠于心灵。

综上对目前我的启发是,一是要坚持去感知、记录、表达自己,二是你应诚实,忠于内心的表达,是为自己;而这表达亦可以是一种创作,所以你可以想任何想,写任何写,尝试任何尝试。

因为表达,人会获得存在感。而在表达中,人获得反省的能力,从而可以梳理自己的生命,理解生的意义。

发表评论

标记 * 的是必填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