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还没有人丢纸条儿

离开图尔穆思

Turtle Balloon

你越来越不喜欢这里。这个他们把你送来的世界。是时候该离开,早应该离开了。可是你只能在原地坐或者跳,飞船没来,等不来。那边的世界没有你,而你在这个被隔绝的空间里,呼吸也如游丝般微弱。你想写下、或者唱出你的感觉,流泪或者沉默,也都是你的表达。

这一天好长,你的心口尝到了五味。你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想离开这里。四百年,你还是个外来者和被隔绝的人。你记忆的最下一层,是一层没有除菌的酸奶酪。原来你从来无法习惯这里的任何一条光线,而这片灰土里生出的青枝,你也从不知道它叫什么名字。你应该给它命个名,可是你不能,因为你早已丧失了自己的语言。墨晕染在水里,目的地已经消逝不见,模模糊糊的,你好想念有羊有跳蚤、软软的草原。

发表评论

标记 * 的是必填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