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还没有人丢纸条儿

2012.5.1.摄于 塔门

2012.5.1.摄于 塔门

遇见顾城实在是幸运的。虽然我遇见他的时候,他已经永远睡下了,他的床是遥远的南太平洋小岛。可能是我现在也身在另一个小岛,一个失落的小岛,所以那些他笔下的意象,与我是这么亲切和珍惜。

在一个内陆的小城市生活了18年,从小我最向往的地方就是大海。命运却真是眷顾我。它一步步的把我牵到大海上,让我住在岛上。香港是个小岛,这里的人都紧张而刻板,虽然我们长得差不多,可是他们说着我听不懂的话。唧唧哇哇的,平时说话有点凶,可是如果他们凝神静气,仔细的念一段什么的时候,我的耳朵会张开,心会被打动。

其实岛上的风景并不好。例如,据说柴湾以前是附近的人们来捡柴的地方,所以想象这里应该是山林葱葱,枝叶繁茂的。可是和香港的任何一个地方一样,这里现在都建着有着小小窗户的楼,一栋接着一栋。

所以要看原来的小岛,就要搭船出海,有的很近,有的很远。初见小岛时候,我几乎没有注意到它朴素的美貌。草和树,小黄花,天气好的时候的蓝天,云的线。也没什么特别的了。不过心就是很想去一个没有什么人的地方。所以去一些小岛,那里没有太多人,就很美好。就能听见「草在结它的种子,风在摇它的叶子」。

顾城说他们初到怀希基岛的时候,那里是原始森林,一切是危险、陌生和神秘的,但是逐渐熟悉起来的时候,周遭就都变得可爱。这个我也有同感。现在在岛上住了4个年头了,无论是这个钢筋水泥构筑的岛,还是要坐船才能去到的岛,与我都不再陌生了,我都看得见它们的幽默和友善。

发表评论

标记 * 的是必填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