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还没有人丢纸条儿

缘缘小西湾

然儿的工作正式结束了。说结束了,是因为他们杂志停刊了,编辑部都解散了。一年,然已经不知不觉的工作了一年。2012年6月到现在。

回忆去年此时,我们在这个陌生的地方刚住下。香港岛的东边上,有个好听的名字“小西湾”,我们住的小区取了个江南姑娘的名字——“晓翠”。找房子的时候,听到这些名字,我们就欢喜。房东是个中年的女天主教徒,磨磨蹭蹭不愿意租给我们。担心我们付不起房租,担心我们不守信誉。然儿生气了和她理论了半天。房子不大只有四十个平方左右,而且楼层低晒不到太阳,但是离然的公司只有十分钟步行的距离,是我们看到的房子里面最好的,而九千元一个月的房租也着实让我们考虑了一会。不过最后还是立刻租下,十来天的找房经验告诉我们,合适的住处不好找,一时的犹豫就会真的错过。果不其然,租下房子的第二天,有个买家出了个好价钱要买这处房产,房东甚至愿意赔我们一个月的房租来解除和我们签下的合约。时隔只有一个晚上。一夜之间就可以拿到九千,代价是我们放弃这里重新找别处。我们又是考虑了一会,最后还是坦然地拒绝了房东的提议。我们想有个合适的栖身之地,开始我和然一段新生活,钱却是换不来的。这番经历仿佛是上帝给我们的一个考验,一件真正宝贵的礼物被打开之前,可能总会有些其他的诱惑。

确定下来后,我们就着手搬家。一个从乌溪沙樟木头村,一个从沙田中大的宿舍,搬到这里。空空的房子,我们从宜家买来一件件简易的家具。夏天的知了就也像现在这么吵起来了,伴着我们的新家,伴着然儿的工作,伴着新的生活。这里就像上帝为我们安置的避难所,我从乏味枯燥的神学世界逃来这里,然儿也从疲惫浮躁的工作中逃来这里。

对自己住的房子,人总会念挂,一草一木,留下的时光,房里回荡声音。然这两天,有时候然情不自禁地会念叨一句:“舍不得小西湾呢”!我心里就一软。结束了工作,他说要在家里常常画画,读书,锻炼身体。下午,我们就买了画画的工具回来。他临摹了丰子恺的漫画“水藻半浮苔半湿,浣纱人去不多时”。不知道为什么我看到这幅画时,就觉得这像是小西湾我们的家。画了一会,他就去睡了,我偷偷的拍了一张,不知道他在梦着什么。

发表评论

标记 * 的是必填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