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还没有人丢纸条儿

出发的前夜

Keira Knightley

她的眼睛在黑暗中寻索,烟蒂的最后一缕青烟点亮了幽蓝的天,像一个慢镜头,仿佛一个圣洁的仪式。她确信自己要离开这里,但是在离开之前,她还要完成一件事情。

她用了很长的时间,才弄清楚,自己只是个平庸的人。这个事实,把她从光火闪耀中一瞬间带到无边黑夜里。

那个夜里,她和燕、丽、洁还有几个其他想不起来的朋友去了一个的地方。顺着从她家出街不远的大街一直往前走,旧工人活动中心后面一个隐蔽的楼梯,一拐进去就进到这座废弃的旧工业大楼。老电梯吱吱呀呀的声音把他们带到了十三层,走廊的尽头一个紧闭的门,一个巫师一样的女人开的门,他们一个个进去,然后大家就四散开了。她还在疑心,为什么要来这里。朋友们只是一个个不说话,只各自去做各自的事情。她看见她们在那里做各种的仪式。有一个中年男人在一个房间里朝她看来,晦涩的眼神,示意让她进去,那个房子里有一种氛围,让她迷糊起来,好像熟悉这里的一切。她就进去,他就帮她一件一件的脱去衣服。她明明想抗拒,可是身体却无动于衷。那个男人为她丈量了她的每一寸皮肤,她并不感到羞涩,也没有激情。他和她一起进去里面的一个房间,里面冒着蒸汽,燕、丽、洁还有其他几个人都在里面,她们泡在水里,她看看她们,摇摇头表示不想。于是男人就继续领她进入里面的一间房子,里面有一张很大很大的床。男人很快躺下了,睡着了。她的精神很疲倦,就慢慢掀开被子,刚躺下,就发现旁边有个小女孩很贪婪的睡着,她挣扎着起来,意志抗拒着周围的一切,使劲的摇晃那个小女孩,把她拉起来,往外跑,经过水池,经过女巫,她们跑出了门外,那个女孩还是迷迷糊糊的,可是她已经清醒了起来。

天就彻底亮了起来,晃眼,她觉得没有睡似的累。但是,还是要起来了,该走了。

发表评论

标记 * 的是必填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