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还没有人丢纸条儿

乳房乳房

转载自人人网公共主页:“女儿你好我是你爸”。听85后超级奶爸给女儿讲故事,讲她出生的故事,讲她爸妈的故事,讲她爸妈生活的这个时代的故事。

女儿你好,今天老爸想给你讲讲乳房的故事。你可以读懂这篇文章时,你的乳房也应该发育起来了。如果你看不懂,或者还没发育,留着晚一点再看。

你刚活了五天,是没有乳房的,各种裸奔无压力。但你妈就不一样了,她的乳房不高兴。

五天前,你妈生你的时候,发现宫缩很疼,但分娩完成后也就不疼了。现在,她已经开始了哺乳,才发现哺乳这件事堪比宫缩。看你妈喂奶喂到第二天的时候,我不禁摸了摸自己的胸部,还揪了揪自己的乳头,想象了一下那种拔根而出的痛苦,很遗憾,我既不能代替也不能体会到她的奶疼。我能做的,依然还是记录和讲述。

让我们先把话题稍微扯远一点,从你爸妈还在谈恋爱时说起。

我一般不把乳房叫乳房,而是叫胸部。从我们谈恋爱到你妈怀上你之间,你妈的胸部和她优秀的学习成绩比翼齐飞,永远是A。如果她躺平,和你爸那也是不分伯仲的。有时她的胸部显得和平时不一样,我不好意思深问,后来随着我们关系的进展,才明白原来胸罩并不是一个护具而是一个器具。每个月都有五到七天时间,她的胸部不靠胸罩也能变得不一样,那是你爸既高兴又不高兴的五到七天。有一次我和她探讨这个话题,她突然发难,问我:“你以前的女朋友们胸都是多大的?”我当时想抽死自己的心都有,怎么把话题引到这里了。这个时候我必须快速作答,不能有迟疑,我立刻说出实话:“她们也都是A……“我本是求一个速死,想不到你妈得意地笑了起来,龙颜大悦了好几天。

你妈曾经跟我抱怨,说你姥姥的胸挺大的,怎么她就发育不起来。她为此还专门请教过你姥姥,你姥姥说她生你妈以前也是A,生了以后就不一样了,让你妈不要担心。

有时我看到其他胸部,非常美丽,你妈都会和我一起惊叹并鉴赏,然后告诉我,那些都是假的。在赌城拉斯维加斯旧城区中心大街上,有一个在街头卖艺的女人,她胸前有一对雷神之锤,路人给她小费,她就把衣服掀下来给路人看。你爸妈非常猥琐,在那守候了十分钟,趁她掀起来给别人看的时候偷拍了一张;在迈阿密南海滩,你爸妈穿戴整齐进入了天体海滩,各种裸体男人坦然地晃来晃去,好像一群辫子长到前面的阿凡达,我们迂回到海滩另一面找到女人聚集区,你爸戴上墨镜,你妈掩护你爸,一起大饱眼福;还有一次在坎昆出海浮潜,坐在你爸旁边的是一个发育一流的十来岁的墨西哥姑娘,你妈假借给我拍照,让我喊茄子,然后照片出来重点全在旁边的木瓜上。

有的男人见到你,第一眼可能不往你脸上看,他们不是色狼,他们非常正常,就像你爸一样。有的女人可能会嫌你有笑你无,别生她们气,你妈经常也是假装淡定。 不知道你长大以后,胸部会和你妈一样或者比她更好,你和你的闺蜜们,或者是你的未来男友(们),一定也会热烈讨论这样的话题,说不定也会有爸妈这样“猥琐“的经历。用不着不好意思,每个人心里都住着小恶魔。总之,胸部对男人女人都很重要,我们应该坦白我们对她的爱与追求。

女儿,聪明如你,一定知道上面并不是你爸真正要给你说的,转折马上就要来了。

你妈怀孕以后,我和她都开始憧憬着她胸部的变化。一个月了,变化非常微小;两个月了,让我们再耐心等等;三个月了,你妈电话直接飚给你姥姥,不是说好了会变大嘛,这什么情况?忘了又等了多长时间,你妈的胸开始慢慢变大,越变越大,你爸傻子一样还挺高兴的。渐渐的,你妈的旧胸罩都不能穿了,你妈甚至买了一个D罩杯的,表达了她的雄心。你妈跟我说,她时时感觉饱满、有型。

有一天,你妈在换衣服,把我叫了过去,问我她的胸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你妈的胸在怀你怀到五、六个月的时候产生了较为显著的变化,最重要的不是胸部的尺码,而是乳头的颜色和乳晕的大小。人们用蜜桃成熟的颜色来形容粉嫩的乳头,你妈当时的乳头显然只能用荔枝的外皮颜色来形容了。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乳晕已经变得很大了,厚重程度有点像木星光环,可惜并不绚烂。当时我隐隐有一种感觉:少女从此变少妇,此路一去无归途。

有一个词可以精准描述怀孕最后三个月你妈的胸部——中看不中用。在任何手法下,进行任何抚摸和接触,都会换来你妈的阵阵哀嚎,哪怕是无意的碰到,也要呲牙咧嘴几秒。你爸有一个同事阿姨,提前给我们讲了生小孩儿以后哺乳的痛苦。那个阿姨的乳头在生下她宝宝一周以后就皲裂了,涂药都不管用,可哺乳又不能停。她认真建议爸爸提前对你妈进行适应性训练,可能到时候会好一些。

听到这个建议后的你爸,已经不像开始那般像傻子一样高兴了,而是彻底变成了一个高兴的傻子。每天就想着怎么对你妈进行训练。训练效果不怎么喜人,因为教练员爸爸的用心良苦总是不能得到运动员妈妈的积极配合。我们也完全无法阻止乳头继续变黑。都说怀孕胸会变大,这是报喜不报忧。

现在爸爸坐在书桌前给你写文章,妈妈刚喂完你奶,你悠闲地躺在床上,头顶挂着爸妈朋友们送你的转盘,虽然只相处了五天,但我确定你马上就要睡着了。你知道你妈妈在干什么吗?她又变身女超人了。

你妈妈坐在床边,袒胸露乳,两个乳房上倒扣着两个漏斗,每个漏斗又接着一个L形的压力管。压力管里有过滤网,下面还接着一个小瓶子,两根透明的细管子把这一套小设备和地上的一个四方机器连接在一起。你妈妈手抓着两个小瓶子,手肘放在腿上,四方机器有节奏地运作着,压力管有力地抽动,不断有奶水从她的乳头里滴出来,流过压力管和滤网,滴进小瓶子里。这就是电动吸奶器,又叫奶泵。这是一个让人又爱又恨的东西,爱是因为它可以省时省力地把哺乳妈妈的奶水吸出来,恨是因为机器无情泵起来可以让人痛不欲生。你妈每次开始前,都重重叹一口气,喊一声来吧,然后掀开上衣,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美少女战士变身。

你为了向美国人证明你是黄种人,出生第二天就开始严重黄疸,除了照蓝光灯以外,缓解黄疸最有效的方法就是让你多吃多拉,把造成黄疸的胆红素排出体外。

直到这个时候,你爸才终于理解了乳房这两个字的真正意义。乳房,是装乳汁的房子,是可爱的你的生命源泉,是让你得到最健康体魄的重要保证,用胸部这样大而化一的词汇去形容伟大的乳房,太对不起那一滴滴从你妈身上榨出的乳汁。

我们曾经担心过A罩杯的你妈是否可以有很多奶水,我们一直以为是不会有的。因为身边无数人都在买婴儿配方奶粉。我们一度还以为婴儿都喝配方奶,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忘记了乳房的真正使命。你妈怀孕到八个月的时候,一个学生家长请你爸妈去家里吃饭,他们夫妻二人都是顶尖的医学专家,席间谈到配方奶,给我们说了一些使用配方奶的长期副作用。你妈希望你的生命零风险,所以她生完你,腿还不能走路,就开始喂你奶,造成上下半身同时残废。

知道人身体上最强壮的肌肉是哪里吗?是咀嚼肌,你的嘴。而乳头连个肌肉都不算。这样的对决从一开始就注定了胜败。你的第一口下去,你妈喊得比宫缩时声音还大。一开始,你妈是没有奶的,只有点滴的初乳,她自己也完全察觉不到乳房内液体的流动,你可倒好,天性使然,一阵干吸,你妈的乳头在第一回合战后就直接变成茄子了,又长又紫,乳晕加乳头已经占到整个乳房三分之一的面积。

对你的喂养程序如下:先是你妈胸喂你30分钟,然后再用吸奶器吸上15分钟把余奶吸尽存起来。两到三个小时以后,她继续胸喂你30分钟,然后我再把上一次泵出来的乳汁用手指头和小吸管喂给你,同时,你妈再次为两三个小时后开泵。

我要再次向你强调,千万不要以为我写这些是为了跟你说:你看你妈为了你吃了这么多苦,你要是再不怎样怎样,就太怎样怎样。你绝对不要这么想。我们没有必要把我们的对你的付出当做你顺从我们的条件,那是一种情感的绑架,不管是撕票还是解救,绑架一旦形成,情感便受到伤害。我只是想用文字为我们这个家留下这些记忆,让你不要像我一样对过去的一切知之甚少。

之所以我要称你妈为英雄妈妈,是因为她从走进妇产科的第一天就被所有美国大夫和护士称为tiny girl,精准中文翻译是纸片人孕妇,但她愣是以柔弱之躯生下七斤的你,又以A罩杯乳房在第三天就奶水全开。在奶水全开之前,你妈有一次摘掉吸奶器时,一滴奶突然滴了出来掉在地上,你妈急得直跺脚,眼泪都一下子冲到眼眶边。她打麻药前宫缩没哭,不是因为她坚强,是因为她根本顾不上流眼泪;知道你黄疸时,急得掉眼泪,不是因为她脆弱,是因为她着急。从小,老师们就教我们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你爸现在想告诉全世界的是,谁知乳中奶,滴滴皆辛苦!老师们,教起来!

你妈的乳房,仅仅五天过后,已经犹如霜打的茄子,即便我们精心地护理,也还是可以隐约感到她无力的下垂。整个乳房是略微发硬的,喂完或者泵完奶后,还略略发烫,可以想象得到,乳房内部就像一台工作的发动机。整个胸前,青筋四起,我甚至可以在乳头和乳晕上看到凸起的血管,也可能是乳腺。我用热毛巾给你妈敷上,采访她的感受,她说:忍到麻木就好啦。

乳房,第一次让我肃然起敬,不带半点杂念。

乳房乳房,她低调而华丽,她不轻易露出面容,一现身必是美景尽现,带给我们感官和触觉的愉悦;她隐忍而坚韧,在下垂和萎缩中承受着我们的忽视和不悦;她娇嫩而脆弱,随时面临着发炎病变的风险。你爸我曾经不懂乳房,把她当玩物,现在我懂了,保护乳房就是保护自己的妈妈。因为计划生育,多少妈妈的乳房一生只能用一次,哺育出儿女便鸟尽弓藏,当真是花开一次便凋零。而且说是花开,那芬芳背后痛楚无穷。

女儿,你爸我祝福你拥有美好的乳房,将来不管双峰傲人还是一马平川,都展示你的乳房,热爱你的乳房、保护你的乳房,因为美好背后总有代价。你妈的乳房现在稳定在了C罩杯,是你爸人生截至目前拥有过的最大乳房,我从来没有想过,A到C的距离,这么近那么远。

发表评论

标记 * 的是必填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