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还没有人丢纸条儿

又行清流关

a trip to qingliu

那个下午,漫天的云,也遮不住那光芒的中心。我去了那个魂牵梦萦的地方。清流关。

前一天的晚上看到姐姐和男朋友看《肖申克的救赎》,男主角逃出来后,在事先告诉他的黑人狱友去那个约定的地方,留下一封信给他。上面说:如果你已经来到这里,那你还能来更远一点的地方。看到这里,我觉得那句话就是对我说的。有时候,一个念头可以这样灼烧我的信仰,支撑我的梦想走那么远。我总是想,我能到的,我要到那里。

那个下午我骑车三十多公里去寻找那片记忆中的风景,好像我要证明那梦境的存在,我怕那种美得让我恍惚的信念,会像很多事情发生过,变成回忆的青烟升起,渐渐就没有了一点印记。

公路过了,铁轨过了,田野,山丘,一个一个的池塘,碎碎的石子路都铺在我前进的方向。水中恣意享受清凉的老水牛;徜徉在艳阳下,与我在田埂间相遇的小花狗;还有与我狭路相逢的羊群,赶羊的人呼斥那条不会叫的随羊群的小狗。路过绿油油的麦地。我仿佛看到收割的季节,人们的辛劳,镰刀的影子,月光下衔食碎麦的雀子。我只是想到达那里。

问了十几个人路,陌生而友善的面孔,微笑和不解我一个姑娘家的行为。最后,在太阳还陪伴着天边晚霞的时候,我终于看到那田野尽头熠熠生辉的关门。它宁静,平和,不言不语,甚至没有表情,好像离外面隔了几个世纪的光阴。

古老的苍山经历过风云变幻,那曾经疯狂的烟火也曾经肆意在它面前耀武扬威,人世变迁,守着它的只剩下关门下那几户朴实的人家。它不会想到有个女孩子,在一个快天黑的傍晚执着的要来到它的怀抱,想向它倾诉自己太多的不解和无助。她还想大声的呼唤它,告诉它,我又来到了这里。

推着车子轧着古老的车辙印,我沉醉那片宁静。畅快自己达成心愿,喜悦安静的蔓延。

回来的路,天黑下来。我一直一直的骑车,飞一般不停下来。下课的学生与我在狭窄的乡道上迎面欢笑,那些跳跃美好的青春仿佛夜幕下斑斓的星火。月光像流动的金子,洒在我们的身上,眼睛里,和我的心里。

我想起一句诗:青春迎面走来,成为我和大地。

发表评论

标记 * 的是必填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