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还没有人丢纸条儿

彩虹下的鱼

07年5月摄于海华苑

07年5月摄于海华苑

这次回来学校特别奇怪。

八月份在家的时候,和妈妈吵大架,发誓以后自力更生,再也不是孩子。离开家一个星期前我就收拾行李,脑子嗡嗡的只想把所有想带走的记忆都装进箱子里。回来学校,我一个人住寝室,一住就是四个多月。考六级前小纯回来和我住了一个多星期。然后到现在已经是2009年。

九月份有牛奶的事故,于是我几乎一个学期没有再喝伊利和蒙牛。十月份时,我总算爬过了绕着学校一圈的凤凰山。四个小时,在那没有方向的山顶绝望向前,在一个解脱的小道激动的重回大地。记得,那里是一个猪圈。十一月份过了一个无奈的生日。重要的是,我二十一岁了。有些人离开,有些人到来,我知道,陪伴自己的还是自己。我的耐心只对自己。十二月份考第四次六级。之后第一次踏上资本主义土地——去了一次澳门。奇怪的学期是没有一节课。可以每天都睡到中午。手机不开机一整天,也没有人知道你曾经不开机过。四个月来没有丢过东西。可是相机被我用洗衣粉轻易的给泡了,坏了也四个月了。我读了一些书,没有听很多歌,没有写很多日志。

昨天和小征聊天。她明天要去考研。征说觉得自己好像白上了大学,回头看看什么都没有获得。我也想想。什么是获得。我眼见亲爱的你的痛苦,那些慢慢发生的一点一点,在你的身上,让你幻想,让你害怕,让你改变,让你变成如今的你。你不觉得自己痛苦。你告诉自己你一会儿就开心了。你告诉自己这样叫过的不错。你告诉自己你长大了。可是我都看到了。那个自己。那个你,那个我。我们的青春在一点一点衰弱。三年半之后的大学生活,我觉得生命像停止了。我起床去图书馆,晚上回来,如果没有人跟我说话,我想我可以就这么停止下去,安静看自己变老了。还好,心中认识了爱主。你全然接收我,冥冥中爱护我。

晓征问我怎么就信了呢。我的信仰现在看来,还没有让我很强大,我依然平凡软弱,反复无常。对于自己放纵的包容,对于别人缺乏耐心。对自己珍视的,依然不堪一击。但是,我真的不再孤单。即使我一个人,即使没有人看见我。曲折多磨,主一直看顾我。总是不能离弃还有你相伴的我。我的思想,我的时间,你都看在眼里,握在掌心。我的心愿,担心,都告诉了他。告诉了他,我真的就没有了担心。我以前不信很多东西,鬼,神,命。可是对于宗教,神,耶稣,我常常觉得跟小时候看安徒生童话很像,我就是很相信。

哥林多书说:看得见的是虚的,看不见的是实的,看得见的是暂时,看不见的却是永恒。

求主,你常住我心里,伴着我前行,听我祈求,耐心教我。

发表评论

标记 * 的是必填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