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还没有人丢纸条儿

10月30日第一次监狱探访

青马大桥

青马大桥

去珠海三天,29號趕回來,是因為報名了10月30日的石壁監獄探訪活動。

從來沒有去過監獄,去報名參加,是想瞭解Tobias的監獄事工的內容,也想借此機會去感受香港的監獄的情況。

八點多,我和另外兩個同學搭Tobias的車,前往大嶼山的石壁監獄。也是第一次不坐地鐵的出行,公路的交通狀況很好,車開的飛快,Tobias車裡一直放著優美聖樂,他介紹說這些聖樂是來自法國的泰澤靈修聖地http://www.taize.fr/

車開了一個小時,我遠遠看到青馬大橋(Tsing Ma Bridge)。正是100元港幣上印的那座大橋。青馬大橋橫跨青衣島和馬灣,是為了連通香港國際機場和香港島的。真的很漂亮的大橋,橋身上鋼索連接的帆形,向兩旁的海灣穩穩的展開,像一隻自信的白天鵝要起飛。過了橋就進了大嶼山,與香港的繁華紛擾的城市風情不同,大嶼山很寧靜,很清秀,很美。Tobias是瑞士人,他來香港十幾年了,做大嶼山石壁監獄的監獄服侍已經十一年。他說,大嶼山太美了,每次去監獄,他覺得就像去旅行。

進入一個區域後,我們不能在開車前往,要換搭巴士。我們一路望著美麗的海灘、連綿抱著我們周身的青山,還有山頂上一尊天壇大佛……景色美得讓人驚喜。巴士開差不多半個多鐘頭,我們在石壁水塘下車,就到了目的地。

我們和另一批探訪的同學匯合,然後Tobias就給我們介紹了安排,時間是十點多。我們進入了石壁監獄。其實我的心中是有些緊張和顧慮的,因為,Tobias告訴我們,我們探訪的都是A級犯人,很多是無期徒刑,他們不知道會不會被放出來。監獄裡的員警,他們雖然面孔有些冷漠和嚴肅,可是還是可以看出,他們和Tobias已經很熟了。我們把手機、隨身物品一一寄存,然後把我們的身份證交給檢查的警官,然後通過檢測器,檢測身體。

然後,由一位福利官領我們穿過四道鐵門,我小心翼翼的跟隨。來到監獄的宗教室,我看到像是一間教室,有講臺,有一個石頭的十字架掛在牆上。我們擺好椅子圍成一個小圈,上午的聚會人會比較少,囚友大約會來十個左右,下午的聚會大約會來二十多個。

門再打開時,有一隊逐個進來,我看到每一位都是骨瘦的身體,面色灰黃。我正在發呆不知道怎麼辦時,一些以前就來服侍過的同學已經大踏步上前同他們握手、問候。他們也向我走來,我也伸出手來同他們一一握手問候。我感覺他們很快的握了就鬆開,眼睛炯炯有神的看我們。不知道為什麼,我就從那眼神中看到真實、真誠。唱詩是囚友們準備和帶領,有人彈吉他,有一家電子琴,可是我們都不會彈,於是那位福利官就幫我們彈。三首歌都是粵語的,據說第一首還是我們同學中的母親創作的,名字我忘記了,有一首我記得叫“古老的愛”,還有一首是彈吉他的囚友創作的。我們站起來唱,用心的唱,歌曲很好聽,我唱的時候感覺特別感動。

一位同學準備了講道,她講的是馬太福音25章14-30節才幹的比喻。她非常用心,畫了一張很大的圖示來説明講解,非常形象生動,我在聽的過程中也感到她非常投入,很感動。囚友們裡面有一半是信徒,還有一半是不信的,但是有興趣去瞭解。我看到他們都很認真的去聽去參與其中。整體的講道後,接下來是分組討論,我、Away、民順和三位囚友是一組,我記得其中有西班牙人Francesco,兩外兩個是香港人。聊天的時間不長,但是我們很快瞭解到,Francesco就有很多才幹,他會多門語言、足球踢得也很好;另外兩位,一位在報名香港公開大學的函授課程,學習機械方面的專業;還有一位就說自己是沒什麼才幹的。我們就鼓勵他,讓他不要這樣想。Away之前已經來過監獄服侍,他和Francesco很熟悉,他問他的腿傷怎麼樣了,他告訴我們,

Francesco的腿受傷,但是他瞞住不去看醫生,因為他怕他們檢查出來,他就不可以去參加足球比賽了。Away又告訴我們,他知道在監獄裡面學習讀書是多不容易的一件事,因為沒有資料查閱,有疑問需要解答,也沒有老師能幫助,而且,因為長時間在監獄,與外界隔絕(有些已經在監獄中二三十年),他們是孤獨的學習,但是能堅持,實在是令人佩服,也鼓舞了Away自己的學習。

分享的時間很快就過去,結束的時候,有囚友跑來拿著小本子讓我簽名,說要為我禱告。
門開了,我們就在福利官的帶領下出了宗教室,過了四道鐵門,進入檢查的那間房。取了東西,還是要一一檢查身份證,然後出監獄。

午餐是在監獄外的員工餐廳吃的。小小的休息,我們一起分享了上午的感受。Away告訴我可以帶著小本子記下囚友的姓名和號碼,回去可以給他們寫信。

下午的聚會是兩點多開始的。Tobias告訴我們,下午的囚友絕大部分都是信徒,他們一般都有比較成熟的信仰了。我們在宗教室中,等待門打開,然後,幾隊人進來。宗教室熱鬧起來。囚友和我們一一握手,他們很開心,看到熟悉的一些朋友,有走到他們中間,相互打招呼。有一位年長的伯伯,問我來自哪裡,他和我聊天分享他的孩子,並且很快掏出隨身的相片給我看他的孩子。他有漂亮的女兒和帥氣的兒子。他說他的小兒子比我大十多歲。我看到他手中的照片都是孩子還很年輕的時候的照片,不知道他的孩子會不會來探望他呢?他遞給我一個鬆鬆垮垮的本子,我打開一看,裡面有很多照片還有很多留言,都是以前來探訪過的人留下的,我也寫下一段話送給他。他很開心,也在我的本子上寫下話來祝福我:
“吳彬小朋友,清風祝福你!願神與你同在!每天開心快樂!——石壁弟兄李石清(52011)。”

團契的環節和上午的差不多,開始的唱詩,有一首廣東話的“上帝聽禱告”。旁邊的廖景輝囚友,他知道我是內地來的他就給我翻譯我聽不懂的地方。石清還畫了書簽,送給一些同學,他說要送一張給我,然後說這次用完了,就寄給我。分組的時候,因為人比較多,所以是我和民順帶著四五位囚友。時間比上午寬裕一些,我們交流多了一些,我分享了一個關於背十字架的小故事,囚友們都聽得很專注,我感覺到他們每個人都睜著眼睛看著我,我感受到尊重和信任。

結束的時候,一位同學拿著石清的書簽給我,她說她已經有一張了。那張書簽真是漂亮,石清伯伯畫得好漂亮。我請廖景輝和黎細林給我也簽下名字和編號,我想記住他們。也有囚友來和我握手、請我寫名字。

門開了,然後我們就原路離開。監獄的走廊上掛著很多幅畫,好像是水彩畫,我一看署名,竟然都是李石清的畫,他在監獄裡面竟然作了這麼多畫。好漂亮,簡直是太美了。

回去的路上,我在老師的車上睡著了,只是感覺老師開著車繞著大嶼山轉了很多路,Tobias說,他趕著回去上課,不想遲太多。

发表评论

标记 * 的是必填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