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还没有人丢纸条儿

妙音送长风

2013年3月23日凌晨一点,我开始这个新的blog。带着我对自己的承诺,我想开始一段新的旅程,这旅程就从这博客开始。
在“点点”上,我写过这样的话:“2012年12月24日,我辍学了。世界和自己捆绑在一起被我厌弃——我想这是一个新的开始。”

2008年8月23日,一个人,一辆单车,一次清流关重行。

2008年8月23日,一个人,一辆单车,一次清流关重行。

这便是我这整个开始的开始。我想,确认了一种生活不是自己想要的,就是另一种新生活的开始。这是一种默默无声的改变,内里如巨浪滔天的翻滚,表面却澄净无别。

06年的4月15日,我在迪派客写下了我的第一篇日志。这一晃已经过去了七年。前些日子我整理自己一路的轨迹时,才意识到,在我年轻的心中,埋下种子的其实是一个电台DJ,她是我文艺心灵最早的启蒙老师。这种子虽然一度被遗忘,但是却还不至于枯萎。在我仿佛遗忘了那些久远的感受和岁月的时候,我偶然找到了她的微博,又发现网上有好多以前的节目录音。那个下午,我就让自己恍惚一梦回到了从前。还有之后的好几个下午。我才发现,记忆对于一个人是如此的重要。所以我的新生活,需要一个笔记本来唱歌或者说话,一架相机来哭和笑。不为了什么,只为了自己。

最近我迷上了李叔同。听他写的每一首歌,看他的每一点资料。这首三宝歌就是他写的曲子。去年我随旁听课的班级去探访了香港这里出名的黄大仙啬色园,探访结束,啬色园的负责人送给我们每人一本啬色园的介绍。打开来,竟然有歌曲从中飘出,儿童的合唱咿咿呀呀,像是童年买的生日卡片。虽听不清楚在唱什么,但是调子很好听。所以因为这首听不清楚的好听的调子,我就一直保存着这个大本子。每次收拾杂物翻出来的时候,我都会打开来听一听。直到最近意外听到这首歌曲,却是在《一轮明月》的电影里面,才知道这是李叔同谱的曲子。美妙的相识,仿佛缘分前定。

三宝歌
词:释太虚
曲:释弘一

人天长夜,宇宙黯暗,谁启以光明?
三界火宅,众苦煎逼,谁济以安宁?
大悲大智大雄力,南无佛佗耶!佛佗耶!
昭朗万有,任席众生,功德莫能明。
今乃知,唯此是,真正归依处。
尽形寿,献身命,信受勤奉行!

二谛总持,三学增上,恢恢法界身;
净得既圆,染患斯寂,荡荡涅磐城!
众缘性空唯识现,南无达摩耶!达摩耶!
理无不彰,蔽无不解,焕乎其大明。
今乃知:唯此是,真正归依处。
尽形寿,献身命,信受勤奉行!

依净律仪,成妙和合,灵山遗芳型:
修行证果,弘法利世,焰绩佛灯明,
三乘圣贤何济济!南无僧伽耶!僧伽耶!
统理大众,一切无碍,住持正法城。
今乃知:唯此是,真正归依处。
尽形寿,献身命,信受勤奉行!

妙音送长风,愿好梦。

发表评论

标记 * 的是必填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