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已经有 1 张纸条儿了

香港书店

这个季节的港城,爱书的人像候鸟一样出现在城市的视野,在书店和书展中穿梭。

第一次去书展已经是几年前的事情,也是在会展中心。虽然常常在对岸看见这座展开双翅的地标建筑,但是我却一直没有搞明白它的用途。直到我在那次书展踏入其中。在人群和贴满了海报的展台前迷失,坚硬的大理石地砖和封闭冰冻的会场,没有一处可以歇脚。一圈下来,走痛了的双脚,只想赶紧搭上随便一辆迎面而来的车逃离。

也是那次,我第一次认识了书在这作城市中的位置。和儿童玩具,体育用品和结婚用品一样,书籍是众多商品中的一种。人们会像去超市买东西一样把一摞摞书放进手推车结账,也会像对过时的T恤衫和牛仔裤一样,成箱打包,送去回收。 … [阅读全文]

日志
已经有 1 张纸条儿了

阿莱西丝

我们店里每个人都爱猫爱狗。有个女孩特别爱。

她并不是一个脾气很好的人。对客人,我几乎没见过她笑。如果有客人要求多一点,她还会有点不耐烦。但是如果有小狗或者小孩来到店里,她就会像看见同类一样尖叫着第一时间扔掉手头的活,跑出去招呼他们。

在中上环附近的这个社区,不缺的是来自世界各地的名犬。威尔斯科基,日本柴犬,英国古代牧羊犬,西部高地白梗……她特别喜欢的是一只被毛发覆盖的看不见眼睛的古代牧羊犬。她蹲下来抱着差不多和她一样高的牧羊犬,笑的像个婴孩。

有一只叫Jackey的小白狗,因为她曾经削过丰水梨给他吃。Jackey就记住了这里,每次主人牵他经过,他都会在店门口伸头进来不愿意走。 … [阅读全文]

日志
还没有人丢纸条儿

城南客厅之六:素面相见 从文学到电影这件事

六月的城南客厅,是关于文学改编电影。来分享的是我们的朋友太阳和阿昕。

读中文系出身的太阳,给我们分享了她所爱的简·奥斯汀Jane Austen的小说,还有一次次被改编成电视电影的《傲慢与偏见》。

太阳说,她喜欢简·奥斯汀的小说,虽然琐碎微小,但是却细腻动人。那些故事并不仅关于爱情,更是关于婚姻。一个十八世纪的英国乡下女孩,不像今天的女性有各种各样的途径来寻求经验,获得成长。在那时,女性的人生选择非常有限,婚姻几乎是她们唯一的学习和成长的渠道。而这也被当时社会看做是她们获得幸福的唯一途径。所以对于这仅有一次的幸福机会,出身平凡的乡下姑娘们如何不断修炼为人处世,不断自我完善,最终赢得爱 … [阅读全文]

日志
还没有人丢纸条儿

在春天之后和夏天之前

在做不称职的家庭主妇将近一年半载之后,我终于再也无法忍受自己也无法忍受没有尽头的家务。

上个月我开始了新一轮的求职。因为经历了许多独处的时光,对工作的心态已经与刚毕业的时候大不相同。这次我对工作的要求是时间规律,与人协作,无损身心。相比于自己独自劳作,我发现和人在一起更可以激发我的热情。而最让我有幸福感的生活,莫过于早早起床,辛勤劳作,业余还可以学点自己感兴趣的事情。

因为这次求职心态与之前大不相同,于是很快找到了工作。所以在这个六月,我频繁的穿梭在中环到上环之间的大街小巷。走了许多的路,认识了许多的人,吃了许多顿街市食肆,在101号巴士上睡了很了很久,也读了一些书。

每天在 … [阅读全文]

日志
还没有人丢纸条儿

城南客厅之四:印度往事(一)

关于印度,人们总是有很多坏印象。在去那里之前,每一个听闻的朋友都叮嘱我注意安全。出发之前,我还专门去桂林街买了贴身腰包和防盗锁扣。带着所有的传闻,在情人节的前夜,我踏上了飞往德里的飞机。

对印度,我没有多少期待,因为我从来没有把这里当做过我的旅行目的地。生于一个发展中国家的三四线小城市,垃圾围城和汽车鸣笛对我来说完全不是什么异域风情。还有那些与中国菜范式截然不同的浓稠印度咖喱,我也实在提不起任何兴趣。可是即使是这样,和印度初次的相见还是让我非常震惊。

我和我的德国女友诺娜在德里机场碰了头,我们要一起飞往南印度的喀拉拉邦开始背包旅行。第一站是瓦尔卡拉的悬崖海滩。我们住在海滩旁悬崖上纵 … [阅读全文]

日志
还没有人丢纸条儿

心痒痒

时间过得好快。

距离上次写公号一晃已经过去了一年又十个月。虽然没有写下什么,但是这段时间并不是没有发生有趣的事。

这段时间,我把自己埋在了家里。心情好的时候,会做一顿麻辣香锅,还会花四十分钟做一盘金源小馆里的山东烧鸡。

认识了楼下泰国佛具铺的阿华,他的眼睛很小,每天会站在店门口抽烟。有一次我买菜回来,手上拿满了东西,他把烟头扔掉走过来帮我把门拉开。发记鲜果的老爷爷和老太太是我每个星期必去探访的朋友。我会在那里买一块钱一颗的元朗鸡蛋和十八块钱一个的金马牌椰青。老太太很精明,总是把卖不完的水果搭售给我,还卖给我番薯,教我用番薯和芥菜煮一种潮州人爱吃的咸粥。老爷爷很实诚,他总是多塞 … [阅读全文]

日志
还没有人丢纸条儿

杀鲍

昨天阿云来家里做客。第一次尝试做鲍鱼。

鲍鱼是自己杀的。看着网路上的视频,如何落盐,如何用牙刷,用勺子分离肉和壳,再去内脏等。干净利落。到自己动手,鲍鱼被盐腌后,紧缩扭动的躯体,像极了私处,于是下意识的也极痛苦。分离肉和壳时,不知道从哪里下手,勺子胡乱的一插,粉红色的血液渗出,染了一手一盆。还要用这盐渍血染的手再触摸青色的淤泥般的内脏。天呐。处理完一个鲍鱼,我就几乎四支僵劲。但是一方面反胃、惊触,另一方面却又为自己征服了这件事情而有冰冷的快意。

壳子上铺着粉丝,鲍鱼肉淋上蒜蓉酱汁。蒸好之后,撒上一点葱花,再用热油一呲。等到上了饭桌上,杀他们时我的那一半痛苦就越来越淡了,把这道菜称为 … [阅读全文]

日志
还没有人丢纸条儿

日本

MMUF0878

又去了一趟日本。这是第二次去。

第一次算是蜜月旅行。刚刚结婚,和然儿还有两位朋友一起。走了主流路线,京都,奈良,大阪。最开始还去了一个叫网野的地方参加一个声音夏令营。网野小镇上有很多古老的日式民宅,木头做的房子发出黝黑的光。街道上听纺织作坊里的织布机。铺满碎石的海滩上听海浪。夜晚田埂上的酒吧,听金属和电流。保龄球馆的废墟上,拍掌、玻璃瓶滚过地面、人声、笑声,还有回声。去神山的一路,老人吹箫,黑色的舞者,脚步,树叶和气息。最后是在神社,女舞者和牌九,钱币丢入木箱,绳子拉动铃铛,许愿时风吹过耳边——

这次是去了九州。按照计划,我们会从福冈飞去屋久岛,然后搭船去鹿儿岛,再然后是深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