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还没有人丢纸条儿

杀鲍

昨天阿云来家里做客。第一次尝试做鲍鱼。

鲍鱼是自己杀的。看着网路上的视频,如何落盐,如何用牙刷,用勺子分离肉和壳,再去内脏等。干净利落。到自己动手,鲍鱼被盐腌后,紧缩扭动的躯体,像极了私处,于是下意识的也极痛苦。分离肉和壳时,不知道从哪里下手,勺子胡乱的一插,粉红色的血液渗出,染了一手一盆。还要用这盐渍血染的手再触摸青色的淤泥般的内脏。天呐。处理完一个鲍鱼,我就几乎四支僵劲。但是一方面反胃、惊触,另一方面却又为自己征服了这件事情而有冰冷的快意。

壳子上铺着粉丝,鲍鱼肉淋上蒜蓉酱汁。蒸好之后,撒上一点葱花,再用热油一呲。等到上了饭桌上,杀他们时我的那一半痛苦就越来越淡了,把这道菜称为 … [阅读全文]

日志
还没有人丢纸条儿

日本

MMUF0878

又去了一趟日本。这是第二次去。

第一次算是蜜月旅行。刚刚结婚,和然儿还有两位朋友一起。走了主流路线,京都,奈良,大阪。最开始还去了一个叫网野的地方参加一个声音夏令营。网野小镇上有很多古老的日式民宅,木头做的房子发出黝黑的光。街道上听纺织作坊里的织布机。铺满碎石的海滩上听海浪。夜晚田埂上的酒吧,听金属和电流。保龄球馆的废墟上,拍掌、玻璃瓶滚过地面、人声、笑声,还有回声。去神山的一路,老人吹箫,黑色的舞者,脚步,树叶和气息。最后是在神社,女舞者和牌九,钱币丢入木箱,绳子拉动铃铛,许愿时风吹过耳边——

这次是去了九州。按照计划,我们会从福冈飞去屋久岛,然后搭船去鹿儿岛,再然后是深 … [阅读全文]

日志
还没有人丢纸条儿

塔门之行

DSC06563

上周,我去了一趟塔门。这是回家后第一次出行。

塔门又名草洲(Grass-Island),一听这个名字眼前就仿佛出现一片水草丰茂之地,很有意境。从吐露港马料水渡轮码头乘船,一个小时就可以到达。早上八点半有一班船,我八点没到就到了码头。

这是我第二次去。上一次是和曼青一起登岛。记得那天有一点阴雨,我和即将离港的曼青突然想出行,我们毫无计划的出发, 却意外地收获了那里的僻静平安。

前段时间在外面旅行,去了很多地方,不同的地形地貌,行道树、落下和飞起的雀鸟,都是不同的。虽然我常常惊叹眼前的所见,但却不会停留,路继续向下一站,风景也继续变化。我知道这些风景之于我的美,在于它们如 … [阅读全文]

日志
还没有人丢纸条儿

在丹佛体验美国食物

AF5
有一天,去邻居家参加Superbowl Party(超级碗:全美足球联盟年度冠军赛)。和邻居的朋友聊天,他问我喜不喜欢美国的食物。我想了想,觉得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到底什么是美国食物?

常听说很多美国人都不大会做饭,每天都是喝咖啡、吃汉堡、披萨、薯片,还有各种甜腻的蛋糕甜品。所以我做好了来这里吃垃圾食品的准备。说不定还要撩开袖子做几顿,让美国人见识一下博大精深的中国菜。但是在接待家庭生活的这些天,我就发现事实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 [阅读全文]

日志
还没有人丢纸条儿

目的地(附送书)

DSC06252

六月初,我回到了香港。在九龙城的家中,平静的度过了三个星期。一个晚上,和几位新老朋友在新亚的露天剧场看五条人的小演出,后又去了楼顶看马料水的夜景,凑着不大声的手机听一听彼此喜欢的歌曲。灯火下熟悉又新鲜的夜港和母语下不言而喻的沉默像流水一样,带着不久前的旅行缓缓的远去。一起旅行的朋友们有些又继续出发了。而我知道,我已经到达了目的地。

回到家。这几个星期,做的事情和我出去旅行前在家里做的事情几乎是一样的。打扫、晾晒、喂猫和煮饭。离家之前没有完成的论文,回来还是要继续写。一摞资料还堆在原来的书架上,时间仿佛不曾走过。

朋友们见面总问我,怎么样,说说你的见闻和感想吧。我笑笑,不知道 … [阅读全文]

日志
还没有人丢纸条儿

马丁·路德·金纪念日(MLK Day)

每年一月的第三个星期一是美国联邦的法定假日,以纪念民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的生日。今年是在1月19日。这一天,我和我的Up with People Cast A 15的伙伴们也一起参加了在丹佛市中心举行的纪念马丁·路德·金的集会游行(Marade),亲身体验了这个重要的节日,这里的纪念马丁·路德·金的集会据说是全美最大规模的。 … [阅读全文]

日志
还没有人丢纸条儿

落基山下的美国小镇

IMG_7097

周末是出行日。第二个周末,host mom带我们去了Boulder。

Boulder距离Broomfield大约二十公里,是一座因为大学聚集而发展起来的小镇,科罗拉多州立大学就坐落于这里。Boulder的名字来自于这一地区有很多巨形圆石。像科州很多地方一样,Boulder以多姿多彩的西部历史著称,六十年代时这里是嬉皮士的首选地。小镇紧靠落基山脚下,平均海拔在一千六百米以上。 … [阅读全文]